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历史军事 > 吃货唐朝 >

第四百章 洛阳的水更深

第四百章 洛阳的水更深

肥皂快乐水 直达底部
    这位红脸大汉就是长孙皇后的叔叔、左骁卫大将军薛国公长孙顺德,他现任洛阳都督兼任洛州刺史,军政大权集于一身,手握3万重兵,是李世民十分倚重的封疆大吏。

    在他面前的是洛阳长史卫鹳和洛阳司马马文贵,一个瘦高,一个矮胖,是他的哼哈二将。

    长史卫鹳说道:“是啊,齐王殿下原本只是路过洛口,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劫匪,竟然冒充齐王殿下。应该就是这件事情激怒了他,因此他要进行调查。”

    司马马文贵不以为然地说道:“他一个外地人,在这里路过能够查到什么?我看他要不了几天,查不到什么就走了。”

    卫鹳说道:“这件事千万不可大意。那伙劫匪的身份还没有确定,关键是洛口收费站的税监忱俊被他们带走了。这个忱俊可是知道河道上大部的秘密的,万一他说出了其中的秘密,被齐王殿下知道了,那可就大祸临头了。”

    长孙顺德说道:“李佑这小子不简单,别看他年轻,竟然能够平定吐谷浑和草原,还为朝廷打下了西域。据说他手里握着御赐金牌。最关键的是他跟魏王不和,这件事最好不要让他抓住什么把柄。”

    长孙顺德说到这里,问马文贵道:“你是负责治安的,你说说看,那些劫匪是些什么人?”

    马文贵说道:“河道历来跟漕口矛盾很深,这件事八成和他们有关。”

    卫鹳说道:“咱们要赶紧找到那个忱俊,不能让他见到齐王殿下。”

    长孙顺德说道:“找到那个忱俊,就不要留下活口了。”

    马文贵说道:“薛国公,这件事就交给下官来办吧。我的意见是,咱们大张旗鼓地替齐王殿下捉拿劫匪,故意闹得满城风雨,声称要严厉制裁那些劫匪,让那些劫匪不敢露面,防止他们跟齐王殿下发生接触。

    下官会暗中再派人调查忱俊的事情,警告他的家眷和那些可能和他有关的人,防止他们向齐王殿下提供线索。”

    卫鹳说道:“这还不够,要派人死死地盯住齐王殿下的一举一动,看看他和谁接触,必要的话,除掉那些想接近他的人,杀鸡儆猴,让他得不到一点儿线索。”

    长孙顺德说道:“有道理。这样,为了避免李佑长时间呆在这里,我派人去长安,让魏王设法提醒陛下,就说李佑在洛阳干扰当地政务,骚扰民众。让陛下逼着他赶紧离开洛阳,前往扬州赴任。”

    卫鹳说道:“咱们三管齐下,下官这就动身去洛口,一是去收费站堵住里面可能的漏洞。二是去拜见一下这位齐王殿下,以协助办案为名,在他的身边安插上咱们自己的人。”

    长孙顺德说道;“好,就这么办。记住,做事不要拖泥带水,一定要做的干净利落,凡是有可能泄露秘密的人,一定要坚决除掉。”

    “是,薛国公,下官等这就去办差了。”卫鹳和马文贵说道。

    夜色茫茫,月光如水。

    洛河三里庄码头上,堆满了货物,码头的东头有一座大宅院,里面足有二十间房屋,在宅院的门口,站着几名彪悍的护院。这里就是洛阳槽口的老巢。

    在后院的一间屋子里,一条大汉坐在炕沿上,炕沿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些酒菜。此人40岁左右年纪,方脸,宽脑门,高鼻梁,眉毛浓重。四月初的洛阳气温并不高,夜间的温度更低。可是,他上身却只穿着一件汗衫,露出肩头和两条肌肉鼓鼓的胳膊。

    他就是洛阳的槽口黄老巴,人称巴爷。

    此刻,他一手端着酒杯,问道:“小七,秀姑怎么会冒充那个什么齐王呢?”秀姑是巴爷的女儿,一直在乡下跟着外婆长大,年初的时候才进城来,第一次出门就惹了这么大的祸。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年轻的汉子,小鼻子小眼儿,看上去十分机灵。他叫路小七,是巴爷的亲随。

    他说道:“巴爷,那天秀姑带着小的几个人去含嘉押运粮船,在那里遇见了一伙人,那些人男男女女的,穿的衣服都很华贵,看上去都是些大人物。

    秀姑让人打听了一下,说那些人是什么长安来的齐王爷。

    我们押运着粮船,下一站要过洛口收费站,您也知道船上夹带着私盐。秀姑听说,最近那个税监忱俊总是找咱们槽口的麻烦。她担心过洛口会遇到他的刁难,就想着冒充那个齐王了。

    秀姑让小的花了一贯钱,买了一块假腰牌,又花了100文,让人在上面刻了一个‘齐’字。

    飞龙的长相身高和那个齐王有点像,他就冒充齐王,秀姑冒充他的媳妇,就这么去了洛口。

    在收费站,那个忱俊大概是听说了那个什么齐王要路过这里,他也没有见过齐王和他的腰牌,也就没有怀疑。

    本来人家忱俊已经放行了,可是不知道秀姑是怎么想的,突然就要那个忱俊跟着南下。

    后来,我们就把那个忱俊关在了鸡鸣山的山洞里了。”

    巴爷挠了挠头皮,无奈的说道:“这孩子打小就任性,做事总是不知道轻重。这也怪我,她阿娘死得早,外婆又惯着她,这才养成了她这么个惹事儿的性子。”

    路小七说道:“最近外面闹的动静很大,官府都在追查这件事情。您说该怎么办?”

    巴爷说道:“你去告诉秀姑他们,最近就在那里躲着,千万不要出来。等到风头过了再说吧。”

    ……

    祀水县东郊东王村。

    祀水县令苗西庭的叔叔苗翠林今年已经58岁了,看上去身体还挺结实,他身边还有一位壮年汉子,是老人的儿子。

    李佑陪着他聊起了漕运的事情,老人很健谈,谈了江湖上的许多趣事,可是,当说道漕运税收等问题时,老人就把话题岔开了。

    老人的儿子欲言又止,他刚想说什么,也被老人打断了。

    李佑等人基本上是一无所获。李佑等人无奈,只好告辞离开了。

    李佑等人走后,老人的儿子问道;“阿爹,西庭堂兄不是让您把实情告诉这位王爷吗?您怎么就不说了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