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四百七十七章反目(九千字大章)

第四百七十七章反目(九千字大章)

无极书虫 直达底部
    十年转眼而逝。

    药王殿众人每日早晚为姬乐请脉,但此刻国泰民安,姬乐身体自然也没异常。

    他时常陷入沉眠,与其说是病症,倒不如说是国神驻于人世,无法适应这时代的稀薄灵气。

    为什么神灵多显现在神话时代?因为那个时代的天地源力最浓厚,能提供让神明活动的大环境。

    但随着时代演化,天地间弥漫的源力正慢慢内敛。国神们时常陷入沉眠,仅仅是为减少自身消耗罢了。

    不仅国神,天神们同样察觉这一特殊变化。

    在地星星域刚诞生的那段时间里,天神们能随意降临人世。可到后来,逐渐转变为用化身。而到现在,他们施展化身降临人世,似乎都有些麻烦。

    为此,杨柯刻意用请神之术,附着在神官身上,亲自来灵宫和姬乐相谈。

    “你也知道,现在的环境已经渐渐不适合天神显世。各国神界为确保自身延续,纷纷开始绝地天通的手段,将灵气锁在神界之内。”

    “国神也是神灵的一种,同样受到影响。听说其他国神近些年的沉睡越来越频繁。因此我打算请你一起上天庭,入主太一殿。”

    姬乐摇头拒绝:“大夏有洞天福地构成的循环体系,能锁住灵气流失。当年我耗费心血布置这个体系,就是防备这一日。纵然天地源力内敛,大夏也会是最慢的那个。”

    “除非世界真拒绝一切神圣显界,不然在此之前,我打算留在人间。”

    并以此等待命定的大劫……

    杨柯皱着眉头,但没有多言。

    从曹参、杨商回来后,大家就一直劝说姬乐归入神界,解散灵宫。

    但姬乐迟迟不肯,至今拖了快一百年。

    跟随杨柯一并前来的曹参也道:“陛下,您留在人间有何好处?不仅专设灵宫荣养,还间接影响朝廷运行。何不随我等一起归入神界,避开人世纷扰?”

    或许这样做,也能让姬乐避开未来的劫数。

    姬乐再度摇头,指着曹参笑骂:“你这小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教训朕?正好,朕这有个任务要你去做。你去冥府走一遭,拜见地母娘娘求一道秘术。就说我未来可能有用。”

    “秘术?”

    不等曹参多问,姬乐取来一封书信塞给他。然后打开地府通道,将他扔到幽冥地府。

    拍拍手,姬乐站起来:“杨柯,不必劝我。我亲眼看着大夏崛起,纵然大夏有朝一日覆灭,也要在人间留守至最后一刻。”

    大夏八百载江山,这一点何止是姬乐,杨柯作为大夏的圣皇先祖,如何察觉不到?

    正因为察觉这一点,未来商代夏兴,他才要早做准备。

    杨柯拧着眉,默默无言。可看姬乐打算从前门离开大殿,他不禁问:“你这是去哪?”

    姬乐冲他一笑:“去会一会你家后人。”哼着歌,他慢悠悠晃荡到花园。

    此刻杨玲一脸纠结地站在御园内。

    十年过去,曾经十二岁的少女早已长大成人。前些年,她本跟一位大臣的儿子定亲。但那个孩子福缘浅薄,已魂归地府,杨玲婚事就此耽搁。

    而且杨玲一直致力于完成自己的那个愿望,也没心思打算自己的婚事。虽然二十二岁,有诸多追求者,但她迟迟没有定下新的婚约。

    今天,杨玲鬼使神差般来到灵宫御园,想起十年之约。

    “一会儿见面,我要怎么面对陛下?”

    当日回去后,杨玲就派人搜集有关“那位巫觋”的信息。

    但姬乐当日没有透露姓名,唯一的特点就是他很帅。

    姬乐的脸让杨玲砰砰心动,堪称一见钟情。

    当然,不仅是她。灵宫巫女们第一次见姬乐,大抵都是这样。

    作为国神,本就对自家国民有天然亲和力。而姬乐那张脸更是一件大杀器。很少有女人能抵抗这张脸蛋的魅惑。

    纵是天妃,当年都一眼相中姬乐,打算把他的头砍下来,当自己宫殿中的装潢。

    用姬乐友人的话:姬乐这张脸占了整个人的七成灵秀。

    初见心动下,杨玲派人搜遍整个灵宫,也没找到那位帅气俊美的“好心巫觋”。

    最后,还是某位年长巫女一语道破。

    “容貌俊美?想我灵宫,有哪位男觋的容貌可以跟陛下比肩?”

    没错,姬乐那张脸说一句倾城倾国都没问题。

    毕竟元希女神肯帮大夏,最初不就是因为姬乐那张脸吗?

    当初帮我的那个巫觋是帝君?

    得知这个消息后,杨玲再不敢随便往灵宫来。

    但涉及十年之约,她还是在内心某种冲动的指引下来到御园。

    “原来你已经来了?”身后想起熟悉的声音。

    杨玲猛然扭头,看到青年一如十年前,仍是一身素服站在那里。

    唯一不同的,就是他手中轻轻摇动折扇,笑吟吟看着自己。

    比起十年前如明月般清冷,如今这笑容似太阳般温暖人心,让杨玲心中更加舒服。

    她欠身问安:“小女拜见帝君。”

    “行了,朕跟你们家人关系亲密,用不着这些虚礼。”姬乐扶起杨玲:“今日只为十年之约而来,不多说,赶紧开始。”

    杨玲没让姬乐动手,亲自拿玉铲将土中锦囊挖出。

    犹豫下,她捡起锦囊,轻轻拭去上面的泥土,恭敬递给姬乐。

    “请……请陛下过目。”想到自己当年一时大胆写下的愿望,她忍不住有些羞耻。

    不过我这十年来,为了这个愿望而不断努力,应该……应该也可以吧?

    对杨玲而言,十年前的一个荒诞愿望,本可抛之脑后,当做儿时的玩笑。

    但每当想起帝君,她又仿佛汲取无限动力,继续向这个愿望努力。

    如今十年之约已至,不知陛下对我这个愿望怎么看?

    小公主心中忐忑不安,频频看向姬乐。

    姬乐掂量手中的锦囊,笑问:“关于这个愿望,你自问这十年来做成了吗?”

    因为十年之约的缘故,他没用其他手段偷看杨玲的愿望。

    “这个愿望很大,我不知道这个愿望能不能完成。但这十年来,我一直向这个目标努力。可以说……”公主神情渐渐坦然:“可以说,问心无愧。”

    “好一句问心无愧。”对这未来的女帝,姬乐面露赞赏之色。

    打开锦囊一看,顿时姬乐呆住……

    霍去病也记得今天的日子。远远在玉华楼架起望眼镜,观察姬乐和杨玲的交流。

    看到杨玲俏脸通红,一副仰慕的看着姬乐,霍去病暗暗撇嘴。

    得,又一个!

    这家伙仗着那张祸水级的脸,成天诱骗无知少女,简直是人渣!

    随后,霍去病转动望远镜,看到纸条上那一行秀气小字:“我希望大夏能越来越好,祖国越来越繁荣。”

    “她竟然许的是这个愿望?”

    霍去病心神震动,差点拿不稳望远镜。

    “十年前,一个十二岁的少女。不应该是未来夫君,又或者自己容貌之类的愿望?”

    十二岁少女竟然忧国忧民?纵然出生于皇室,但这种事情不应该你的皇兄们来操心?

    霍去病同样愣了一会儿,半响才回过神,幽叹道:“难怪这丫头能得国运所钟,击败一群哥哥成为女帝。”

    “当旁人绣花剪纸贴花黄时,她竟有这份宏愿。无怪乎天生携带龙气,被姬乐垂青。”

    这不仅仅是一位少女的儿时妄语。

    霍去病这些年也派人留意北原公主的消息。

    北原公主曾号召一群闺中小姐联合捐钱,在国内建立十八所福利院,抚养那些流离失所的孤儿。还派人修缮养老院,谏言皇帝提高那些为国贡献的技术员待遇。由国家进行补助,赐予宅邸,让他们能全心为国家奋斗。

    可以说,若非北原公主是女儿身,恐怕早就被一群皇子们视作竞争对手。

    但女儿身这个问题,只要姬乐没问题,那就不是问题。

    此时,姬乐收敛心思。将纸条递给杨玲:“你既然有此大愿,那就努力吧!”

    “陛……陛下……”小公主红着脸,诺诺问:“关于这个愿望,您……您怎么看?”

    “希望大夏繁荣,就跟平日大家向朕问安祝福一样,没有什么感觉。”

    听到姬乐的回话,杨玲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自己到底在奢求什么?希望帝君夸奖自己这个与众不同的愿望?

    也是,谁人见到帝君,不开口说一些吉祥话?或许我这愿望在陛下眼中,也跟谄媚讨好之言没有区别吧?

    想到这,女孩心中有些低落。

    “不过”姬乐话锋一转:“在朕面前说吉祥话容易,可真正愿意为朕做些什么,却很难得。”

    “你这十年的努力,朕皆看在眼中。至少你问心无愧,对得起你这十年的付出。”

    姬乐轻轻抚摸女孩的鬓发。

    “你做的不错。”

    简单一句话,又让女孩脸颊通红。

    “行了,早些回去吧。朕记得你明天还要出行,去外地检查福利院的建设。”

    顿了顿,姬乐轻声道:“你这个愿望,朕很高兴。希望能看到你入主南宫的那一天。”

    南宫?

    杨玲脸色一变,倒吸冷气,被吓得后退几步。

    在大夏,“南宫”和“北宫”有着别样含义。

    在九宫城内,灵宫处于正北,常被称作“北宫”。而姬乐也在很多时候被代指为“北宫之主”。

    毕竟能直接称呼姬乐名字的人很少,国民朝臣称呼他,多称呼“帝君陛下”“北宫圣人”又或者“灵宫之主”这类代称。

    而与“北宫”对立的,就是“南宫”。将灵宫视作北,皇宫在灵宫正南方向,被灵宫巫觋称为“南宫”。

    皇帝,就是“南宫圣人”。

    让杨玲入主南宫,无疑是希望杨玲成为皇帝。

    我……我竟然可以做皇帝?

    杨玲心脏砰砰直跳。

    这可不是自己身边人的谄媚之言,而是帝国之魂,北宫圣人的话。

    那么,她是不是可以认为,这是帝君对她的期许?

    说完这句话,姬乐转身离开。

    可没等他走几步,背后传来杨玲的喊声:“陛下,我跟你约定。十年之内,我会坐在南宫那张座位!”

    “那么,就让朕拭目以待吧。”

    ……

    果不其然,在十年后的这一天,杨玲登基为女帝。

    同时,她站在南宫御殿之前,对天下人宣布:“朕决定,此生不谈婚嫁,将自己一生奉献给国家。”

    “国家就是朕的丈夫。”

    天空中,姬乐升云座和诸神注视着这位女帝。

    听到这句话,众人神情各异,默默看向姬乐。

    白起看着下方那穿戴冕服的女帝,心中轻轻“啊”的一声,还是这句熟悉的话……

    在陛下结识的众多女人中,唯二可以挑战元希女神地位的存在。也是大夏八百年帝朝中,功绩排入前五的皇帝,和陛下关系极为亲密。

    在白起的时间线,杨玲跟姬乐关系不错,而且比如今的关系要更加亲近。甚至连元希女神都有些吃醋,将这百年而亡的凡女视作大敌。

    ……

    听到杨玲的宣言,姬乐对杨玲的选择也很意外。但仔细想想,杨玲作为女帝,岂能嫁入他户。而让旁人入赘皇室,又有多少大好青年肯呢?

    毕竟这跟神话时代不同,如今大夏男权压制女权。这女帝绝对不好当。

    比起让外人谋算亲王之位,倒不如直接宣布终身不嫁,以确保皇室对自己的支持。

    至于那所谓的丈夫之说,姬乐根本没当一回事。

    杨柯跟他同坐主位,本欲出言调笑。

    想想看,杨玲把国家视作自己的丈夫,那姬乐岂非比自己矮了多少辈?

    但姬乐跟杨柯是多少年交情,从杨柯眼眉间就猜出这货打算。

    于是,姬乐抢先说:“要按这丫头所言,皇帝是国家的妻子。那么你们历代皇帝,都可以说是我的伴侣。”

    一句话,将杨柯憋回去。

    旁边杨茂连忙笑着圆场:“那这么说,我也是国父的‘伴侣’喽?”

    这可不是什么单纯的父子、祖孙,而是杨家代代都算姬乐的伴侣。

    或者,可以说一句“祖传国神”?

    “别说你们这些皇帝,若真较真起来,全国人民有哪个不是我的?”

    姬乐这后宫包括所有大夏前后六百年所有国民,其人数何其庞大。

    “行了,这些玩笑话就算了吧。”史皇面色带着不悦,他问姬乐:“陛下真不随我等一起归入神界?”

    今日是女帝登基,但同样也是诸神归入神界,关闭天维之门的日子。

    此后,大夏绝地天通。人间洞天福地虽仍有灵气流转,但天神已经无法下界。只有仙神巫妖修持大道,经天劫洗礼后飞升上界。

    依诸神推算,绝地天通至少维系数百年。等天地源力重新充斥地星,诸神才会一一回归。

    “决定了,我留在人间。”

    白起:“那我也留下。”

    “我也留下。”

    “我也是。”

    ……

    夷光、桓温以及一群华夏人杰,几乎有一半选择留在灵宫陪同姬乐。剩下如史皇这些封神者,则选择归入神界暂时隐退。

    姬乐扫视一圈,选择留在人间的华夏人杰,倒不见得跟自己关系有多好。

    毕竟很多人都不是自己亲自降灵,而是通过那些殖民星加入灵宫。比如魏征、房玄龄、李白这些,他们选择留在人间,是因为他们更多涉及人道,不愿意化身清贵之神,高高居于神界。

    最后,姬乐目光落在霍去病身上。

    青年耸肩道:“我还问回答?难道不是你在哪里,我在哪里?”

    “倒也是。”姬乐微微一笑,没有再多言语。

    待人间女帝登基,姬乐以国运赐福后,便和霍去病等人一同目送诸神升天。

    当天空中的青铜门户徐徐合拢,姬乐冥冥感知到自己的一部分权柄就此彻底失去联系。

    “果然,大夏的神界也是我国不可侵犯的一部分领域。”

    诸神避居神界,让姬乐失去一部分显化在外的神通,此刻的姬乐是最脆弱的时期,几乎和凡人无异。

    而这份衰弱也会持续下去,直到大劫来临那一日,面临和图穆类似的选择。

    天空中,一双空灵的双眸静静看着华夏诸神退去。

    “终于到了这一步,命运的舞台已经展开。接下来就是等待各方人员就位,敲响大夏的丧钟。”

    ……

    时光的脚步继续前行。

    女帝临朝,虽引来种种反感,但最终也为大夏带来最后一次大盛世。

    杨玲终身不嫁,宣称将自己嫁给这个国家。之后她收养自己哥哥的孩子,以传承帝统。

    自此之后,大夏国力日衰,又传十二代皇帝。

    当到弘建帝时,仿佛回光返照般,又迎来一位雄才大略的英主。这位皇帝登基不过五载,就将朝廷打理得井井有条,朝臣心悦诚服。

    但这一天,弘建帝和灵宫发生了一件小插曲。

    弘建帝静静坐在龙椅上,频频询问身边人:“去灵宫的人,还没消息吗?”

    侍臣道:“陛下,已经派人去催,相信很快就有回应。”

    弘建帝一脸焦虑,不禁在大殿上踱步。

    在他登基时,有天降陨石落入太庙,上书“大夏传祚八百,玄鸟殷商代之”这十二字。

    虽然事后皇帝封锁消息,但这到底是在心中扎了一根刺。连带妇好、伊尹的信仰祭祀也被明里暗里打压。

    所幸的是,此刻大夏天庭已绝地天通。诸神无法下界,不然那几位和商朝有关的神圣,肯定找他麻烦。

    前几日,皇帝又得到一本书。

    看到书中内容后,他若有所思,命人将书送去灵宫。

    绝天地通时,姬乐没有如诸神一般归入神界,而是留在人间,守护大夏至最后一刻。只不过随着天地源力内敛,姬乐沉睡次数越来越多,灵宫挑选巫女侍奉的规矩也在几代之前废黜。

    目前的灵宫更加神秘隐蔽,除却皇帝和少数存在外,国民大众根本不清楚在皇宫大内后方,还有一座极为特殊的北地灵宫。

    女帝之后,历代皇帝修缮皇宫。早已用朱墙碧瓦将灵宫包围在皇宫大内。

    也因此,灵宫和皇宫一系的联系越发薄弱。

    弘建帝登基以来,仅仅见过姬乐一面。

    这次正巧姬乐苏醒,听闻皇帝送来书籍,便好奇打开阅读。

    平心而论,姬乐对弘建帝感观不错。如今这一代皇帝雄才大略,并非昏君之相。

    大夏国祚将尽。依姬乐想来,可能是皇帝早逝,幼主登基所造成的动荡之祸。

    可看到书籍后,姬乐顿时陷入沉默。

    半响后,才幽幽说:“她倒是好手段,竟有心弄这么多章程。想来图穆老大哥的死,也跟她脱不开干系吧?”

    旁边夷光听得好奇,从姬乐手中取出书籍翻阅。

    这本书讲述的内容并非波澜壮阔的风景探险,也不是豪情万丈的帝国争霸。而是将舞台着墨于一处后宅,讲述诸多女子间的儿女情长,幽怨闺事。

    故事开篇,讲述一座玉家宅邸中,住着一位深受诸女喜爱的年轻公子。而这位长于妇人之手的玉公子所深爱的,是跟自己青梅竹马长大的红衣女孩。

    但他母亲却张罗让他迎娶一位黑衣女。而他祖母则打算支持孙儿,让他迎娶红衣女。

    为此,其母自行做主,将黑衣女请到家中做客,从而引发一系列纠葛。

    夷光看到这,不屑道:“夫人们开茶会邀请各家适龄女儿做客,倒也寻常。但这等聚会岂会让男儿参与?这写小说的作者,显然并非我国人士,不懂我国国情。”

    她翻回封面,看到作者名叫“红夫子”。

    “红夫子?名字不伦不类,想来并非正经人。陛下何必为这区区一本书劳神?”

    见姬乐面带郁色,夷光张罗对来人说:“你先回去,这本书我们收下了,且谢过皇帝一番好意。”

    “等等”姬乐叫住皇宫使者:“你回去告诉皇帝,帮朕转达一句话。”

    ……

    弘建帝在寝宫踱步半天,使者才匆匆赶回。

    “陛下万安。”

    弘建帝顾不得礼数,连忙问:“回来了?他怎么说?”

    使者:“帝君看过书籍后命小臣带话‘黑色不吉,纵然玉家子与红衣女无缘,也有黄衣女、青衣女,总轮不到黑衣女。’”

    “这样吗?”皇帝听到这话,神情意味不明。

    纵然是帝国之魂,也认为我朝将灭吗?

    命众人退下,弘建帝自己静坐在殿内沉思。

    大夏国运不久,这一点他心知肚明。

    登基五年来,他不敢效仿先帝们安乐享福,一心一意为国经营。可到头来,仅得了一句“纵然没有红衣女,也有黄衣女,青衣女吗?”

    “说到底,他只是国魂,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灵魂。而不是我们大夏的魂魄啊。”

    想到这,皇帝默默从桌案暗格取来一卷秘术。

    伴随着风雨惊雷,他终于下了决定。

    “既然国神依靠不住,那么就由我自己来保护这个国家吧!”

    ……

    轰隆

    送走皇帝使者,姬乐眺望殿外惊雷,不由苦笑。

    “终于开始到了这一天。”

    这本书的内容以及弘建帝的询问,他当然清楚。

    这所谓的“红夫子”,是天妃的笔名。这位大神放下身段,亲自将预言藏入这本儿女情长的小说,为的就是绝他后路。

    那玉公子,代指玉玺,暗示华夏国祚,也可视作姬乐。

    而红衣女,指的是跟姬乐一同成长的大夏。

    姬乐和杨氏炎夏相互扶持走过接近八百载,可不正是青梅竹马?

    那母亲挑选的黑衣女,指的是天命昭示的未来。

    未来大夏无法长久延续,国神会转入新的朝代。

    在书中,有红衣女病逝,玉公子不得已受母命迎娶黑衣女的情节。

    而放到现在,可不就是说大夏难以长久,最终帝转而扶持新朝吗?

    至于姬乐说的什么“黄衣女”“青衣女”,指的是后面几个朝代。

    是暗示皇帝朝代更替,世事无常,让他放宽心,自己也不喜欢天命预言中那个替代大夏的朝代。

    至少,这天命轮不到天妃来安排。

    可这句话,恐怕无法打消对方的疑虑。

    “我一直以为,大夏衰亡当应在幼主。可如今看来,或许今朝便要应验。”

    姬乐幽幽望着宫外,姬乐暗道:“可惜,元希这次闭关的时间有些长了。”

    劫难临头,姬乐内心反而很平静,唯一的想法就是见一见元希,彼此把话说清楚。

    但元希女神这次闭关时间很长,早就超过三百年,却迟迟没有消息。

    “这样也好。至少她不出手,就不会闹得天翻地覆,众神不宁了。”

    姬乐深吸一口气,命人找来桓温:“吩咐下去,近些日子加紧灵宫防备。或许,不久的将来有一场硬仗。”

    ……

    不得不说,弘建帝行动很迅速。

    趁着一次泰山封禅的机会,他暗中在附近的梁父山布置天魔祭坛,引域外天魔暗算姬乐。

    天魔,天妃当年在旧世界培养的军团。

    当年天王的天羽大军彻底覆灭,可天妃那些无相天魔因涉及人道七情六欲,反倒茁壮成长。随着仙道大兴,天妃以天魔化劫以仙魔化作阴阳,相辅相依,反倒在天魔之中培养了三大主神级别的魔主。

    当年图穆国神之所以被皇帝暗算,差点被夺了国神根基,也跟天妃座下这些天魔有关。

    随着祭坛运转,无形无相的诡异魔力从天外渗透到九州屏障。

    原本有姬乐布置的九州鼎在,这些天魔很难进入人间。必须在修士走火入魔或者劫数来临的关卡,才能投过缝隙渗透进来。且进来的存在不超过天神层次。

    但这次架不住皇帝开后门,用玉玺写下一封诏书,打开九州结界和天魔界的通道,放纵魔头冲入灵宫暗算姬乐。

    当年图穆国神便栽在这上头。不及防下,三大魔主联手偷袭,将他意识拉入沉眠。

    而如今的姬乐比当年的图穆更加衰弱,也是一个照面功夫,就被三位魔主纳入魔境,整个人昏倒下去。

    此时,姬乐正跟霍去病、桓温以及白起聚在一起打牌。

    看到姬乐昏倒,三人脑中闪过同一个念头。

    “这一天还是来了!”

    姬乐早些天就有布置,当自己突然出事后就让灵宫禁严,提防弘建帝偷袭。

    “那狗皇帝果然选择这一步,要趁机神代姬乐,好让自己作为国神,为大夏延续天命?”霍去病冷哼:“他这一闹,就不怕杨柯回头找他算账?”

    “可那时候,大夏只要能顺利延续下去,你觉得他会舍不得自己这一条命?还是说,大夏天命延续后,杨柯会亲手送葬自己的国度。”

    白起抬头看着天空:“去病,你带着他先离开。最好从密道前往东岳。”

    “别叫得那么亲热,咱俩不熟!”顿了顿,霍去病又问:“确定是东岳,那里安全吗?”

    要知道,弘建帝近日就在那边封禅呢!

    “东岳不同于其他三十五个洞天。放心,那里没问题。而且……”白起犹豫下:“而且还有他的一桩机缘。”

    姬乐在仙道化身东王公,东岳洞天内就封存着属于东王公的本源道。

    “切记,往东边走,千万不要去其他方向。”

    说完,白起和桓温一起走出大殿,召集灵宫将士守护宫殿。

    灵宫自八百年前,就是大夏重地,防御禁法无数。大夏最重要的三支军队之一,便一直驻扎在此守卫姬乐安危。

    当桓温点了灵宫守卫的八百兵将来到灵宫前门时,白起也带着大夏最神秘的那一支军队赶来。

    看到那一支军队,桓温眉头一挑,没有多言。

    此时,灵宫之外传来叫门声。

    来人是弘建帝的使者,要求灵宫打开宫门,由皇宫御林军进行接管。

    苏瑜跟着两位将军一并走出来,听到这话后不觉失笑:“这皇帝莫不是傻子?难不成我们会主动交出兵权,让他们进来祸害陛下?”

    巫女眼眸闪着寒光,配合冰冷的月光,平添三分杀意。

    “他当然不指望我们开门。但我身边这些将士就不好说了。”桓温幽幽一叹,手持金锏的他扭头看向自己召集而来的八百将士。

    “说吧,你们有多少人参与进去了?”

    三位副统领为之一愣,然后彼此看了看,纷纷露出惊色?

    你们也掺和进去了?

    三人瞬间醒悟过来,连忙向后退。

    这一退,后面至少有五百位将士跟着后退,与桓温划清界限。

    “这……”剩下三百将士目瞪口呆。到现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位队长大着胆子问:“统领,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皇帝陛下要攻击我们灵宫?”

    “可这是为什么?我们不是仅仅守护太庙,守护祖庙吗?为什么我们会被攻击?”

    这三百将士一脸茫然。他们为皇室守护太庙,怎么就成罪过了?

    此时,那三位叛变的副统领大喝道:“将军。陛下坐拥四海,皇权至上。难道您真指望一位早就消失的神灵以神权来抗争吗?”

    绝地天通,人间神迹俱断,这是各国都清楚的事情。

    原本和皇权相抗衡的神权彻底衰退。姬乐虽然仍居住于灵宫,可看皇宫将灵宫包围就可见一斑。

    至于这些守护灵宫的将士,也不再是灵宫自行挑选的世代巫觋后人。而是皇帝以“看守太庙”名义,所送来的驻兵。

    为防止灵宫巫觋们拉拢这些士兵,每五年轮换一次。唯有桓温这位从灵宫出来的统领,负责管理一批批士兵,并负责帮忙操练。

    要说桓温对这八百人的威望,自然是有。

    但这份威望大不过皇帝对这个时代的统治。

    “看来,他朝陛下醒来,我要去跟他请罪了。”桓温自嘲道:“八百将士叛变半余,是我这长官无能。”

    白起面无表情,类似的事情他已经经历过一次,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到底陛下神力衰退,这是皇帝至上的时代。”

    只是看着这些人背叛,白起心中仍然很复杂。

    姬乐驻守人世迟迟不肯离开,就是为了目送大夏最后一程。但到头来,是大夏皇帝主动攻击,为了大夏国运对国神动手。

    当年是,现在也是。总有一群人,打着大义旗号,来伤害一直守护自己的人。

    “陛下不值啊……”

    想到这,白起更加坚定那个想法。

    白起陷入沉默,而桓温懒得跟这些叛乱的部下多嘴,他嘱咐身边三百人:“这次事端跟你们无关。且好好睡一觉,醒来之后便忘了吧!”

    身后苏瑜伸手一扬,冰冷的银色光雾伴随月光徐徐升腾,将这三百人带入梦境,昏倒在地。

    至于那五百乱军看到这一幕,为首的副统领们大吼:“快,快去打开宫门,请御林军入内!”

    桓温见这些人冥顽不灵,摇摇头对白起说:“有劳将军了。”

    白起手一挥,身后阴风阵阵,无数鬼火从九幽涌来。那些巫觋们也纷纷从宫门城墙站起,念诵咒文召唤九幽鬼军。

    大夏三大精锐军之一,也是最神秘的一支军队,其本质就是幽冥地府的战魂阴兵。

    在天地源力内敛后,阴兵也很难显界于人世。

    可灵宫不同,灵宫作为巫觋们的起源之地。又有巫岷一脉数百年刻画的九幽巫咒。纵然是青天白日,也能在这里召唤鬼灵。

    白起在阴风环绕下,犹如一尊从九幽走出的神。他背后有成千上万的战魂对前方这些将士们发出怒吼……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