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历史军事 > 盛唐高歌 >

780 山上雪山下雨

780 山上雪山下雨

炮兵 直达底部
    乌古拉山下,次仁挑开门帘,走进属于坌达廷的中军大营,发现自家老子正盘坐在蒲团上,把玩着一把镶着红宝石的宝刀,眼尖的次仁一眼就认出,这是末任吐谷浑王御用的宝刀,代表着权力和地位,本来就属于坌达廷,只是吐蕃灭了吐谷浑,这把宝刀流落到布达拉宫的宝库,直至坌达廷为吐蕃拿到水泥秘方,立下不世奇功,赤德祖赞一高兴,就把宝刀赐还给坌达廷。

    不用问,此刻坌达廷肯定沉浸在复国的美梦中,要是顺利的话,新吐谷浑王国肯定要比原来的吐谷浑大很多,很多。

    “阿爸,这二天你一直睡得少,不如先歇息一会,孩儿替阿爸盯着。”次仁关切地说。

    族中最有经验的老人肯定说近期必有一场大雨后,坌达廷就睡得很少,特别是早上出现朝霞后,人也变得亢奋起来,习惯午后歇一小会的坌达廷,没有一点睡意。

    坌达廷头也不抬地说:“那么多天都抗过来,等的就是今天,次仁啊,刚才听到没,打天雷了,那是上天给唐军敲的丧钟,哈哈哈,丧钟响了。”

    因为激动,说到后面,坌达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是,是,是”次仁连忙附和道:“王族已被唐军一网打尽,要是灭了山上的征西军,阿爸不仅为赞普报了仇,也是吐蕃的大英雄,到时重整吐蕃新秩序,全看阿爸的了。”

    联盟虽说是坌达廷和悉诺逻恭禄共同管理,但明眼人都知道是坌达廷在主导,因为坌达廷是御封的吐蕃大将军,联盟很多将领都是出自坌达廷的麾下,悉诺逻恭禄也知道这个道理,在得到坌达廷的承诺后,也逐渐把联盟军的指挥大权交到坌达廷手里。

    坌达廷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很快和颜悦色地问道:“兰若在哪里,安排好了吗?”

    战况激烈,吐蕃的境况不容乐观,很多时候坌达廷都是一脸严肃,整天没一个笑脸,但一说起女儿兰若,坌达廷的脸上就有了笑容。

    兰若墀松是坌达廷最疼爱的一个女儿,从小就聪慧、美丽,是吐蕃有名美女,虽说有些任性,很讨坌达廷喜爱,被坌达廷视作手心上的宝贝,本来在族里呆得好好的,突然跟着补给的队伍来,说很久没看到坌达廷,顺便带来她亲手为坌达廷做的夏衣。

    来了二天,兰若没开口要走,坌达廷也没开口赶她走,现在兵荒马乱,族人多次受到葛逻禄族的袭击,跟在自己身边最安全。

    “都安排好了,小妹说闷,就让她在后勤营帮忙管理物资。”

    坌达廷点点头,重新把话题拉回正题:“都准备好了吗?”

    “人穿甲,马戴鞍,都吃饱喝足,只要阿爸一声令下,大军就会攻上乌古拉山,把山上的唐狗屠个干净。”次仁磨拳擦掌地说。

    “传令下去,拿到郑鹏首级者,官升三级,赏黄金五百两,生擒郑鹏者,官升三级,赏黄金五千两、美女三十名。”

    次仁楞了一下,很快恭恭敬敬地说:“孩子领命,这就去安排。”

    阿爸对郑鹏太看重了,活擒的赏赐那么高,分明是想把他抓住收为已用,十倍的赏金再加上三十名美女,很明显想要活口。

    要是自己在班公错把郑鹏抓住,说不定就没有今天的祸害,次仁心里有些后悔,也暗暗有些庆幸:幸好自己是大将军的儿子,要不然,估计有九个脑袋也不够砍。

    “去吧”坌达廷挥挥手说:“那门帘不必放下,为父可以看着天色。”

    次仁应了一声,小心把门帘挂起,这才去执行坌达廷刚刚下的命令,出到门口,习惯往乌古拉山看一下,无意中发现有一伙人在山上挖着什么,本想禀报坌达廷,刚想回头很快又改变主意。

    听说唐军偷偷在乌古拉山的积雪下埋了很多肉食,可能在挖肉食,也可能采雪莲一类的名贵药材,谁叫唐军他们闲呢。

    挖吧,挖吧,一会下雨了,看你们还能不能笑得出。

    朝霞出现了,天雷响了,明眼人都知道天快要下雨,然而,一场看似快来的大雨却迟迟未下。

    天上的黑云越来越厚,越压越低,好像要塌下来把大地压垮一样;天气也越来越闷热,闷热得好像能从空气中拧出水来,乌古拉山半山腰一块高高突出的大石上,几名身穿铠甲、威风凛凛的大唐军人正站在石头上,为首的人正是征西将军郑鹏。

    郑鹏放下手中的千里眼,冷冷地说:“从早上到现在,山下的蕃军二个时辰就进食一次,不是饭点也吃,那些马的肚子也是饱饱的,铠甲穿上,马鞍也备好,看来很快就要进攻了。”

    “我们也准备得差不多,就等着他们送大礼。”郭子仪胸有成竹的说。

    幸好郑鹏及时看出坌达廷的阴谋,也庆幸天公作美,没有马上下雨,现在是响午了,雨还没开始下,也就说征西军多了小半天的时间准备。

    战场瞬息万变,有时片刻的时间也会成为胜负的关键,郭子仪多了小半天的极为宝贵的时间作准备,信心也上来了。

    什么叫名将,就是胜不骄、败不馁,天生一个大心脏,遇强越强。

    郑鹏扭头对兰朵说:“郡主,消息传出去了吗?”

    “传出去了”兰朵一脸认真地说:“最初是派粉鸾去送信,怕有意外,命雀奴让金将军出发,多一重保障,本郡主保证一定能送到库罗手里,至于他接到信后怎么做,那得看他的表现。”

    葛逻禄虽说再次归顺大唐,但突骑施跟它的血债还没清,对于库罗,兰朵从不掩饰自己的讨厌。

    郑鹏没接兰朵的话,开口问崔希逸道:“二哥,你哪里没问题吧?”

    “没问题,都按你说的安排好了,放心,都是可靠的人,绝对不会有任外何意外。”崔希逸信心满满地说。

    郭子仪伸出一只手:“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郑鹏和崔希逸也伸出一只手,三只手叠在一起,齐声叫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放开手后,三人相视一笑。

    最后一战就要来了,征西军占了地利,蕃人坐拥天时、人和,打起来生死未卜,郑鹏、崔希逸和郭子仪连不求同生但求共死的话也不说,有种一切尽在不言中的默契。

    “咦,下雪了。”

    “咦,下雨了。”

    说下雪的兰朵,而说下雨的是郭子仪。

    同一个地方,一个人说下雨,一个说下雪,听起来有些荒谬,郑鹏刚想说是哪个眼花的时候,上下打量了一下,整个人好像呆了一样,质疑的话到了嘴边,变成一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美,真是太美了。

    抬望眼,乌古拉山顶落雪纷飞,鹅毛般的雪花飘飘扬扬,落在白雪皑皑的山顶,好像到了冬天的冰雪王国;

    向下看,山下落起了蒙蒙细雨,雨水像断线的珠子,不断地滋润着大地,好像在宣告着雨季的到来。

    山上雪,山下雨,这是难得一见的天气奇景。

    据说海拨不同,气温有差异,山上海拨高,气温低,当降水云到高海拨的地区,降水会因气温低而凝结成雪,而海拨低的地方温度高,没有达到凝结点的温度,就直接下雨。

    大唐海拨不高,见得最多就是东边日出西边雨,很少看到山上雪山下雨的奇观,郑鹏都被这种奇异的自然景观惊呆了。

    郭子仪没郑鹏这样多愁善解,有些大煞风景地说:“美的背后往往带着邪恶,可惜,这么美丽纯结的地方,很快就会成为修罗地狱,兄弟们,准备应战吧。”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