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历史军事 > 盛唐高歌 >

398 不欢而散

398 不欢而散

炮兵 直达底部
    对于茅厕,怀安觉得还是很好找的,大多设在宅子偏僻的角落,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可他转了又转,怎么也找不到。

    “不难找啊,这里有十多个茅房呢。”下人有些惊讶地说。

    “十多个?不可能吧,对了,不知兄台叫什么?

    “我叫小伍,你呢?”

    怀安笑着说:“叫我怀安就行,小伍,我真找不到茅房在哪,劳驾一下,带我去一趟,急得不行。”怀安绷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快要憋不住了。

    “不客气,这边。”

    很快,小伍把怀安带到耳房旁边的一间小屋:“请便吧。”

    “等等,带我到这里干什么,我要上茅房。”怀安有些不满地说。

    房间一点臭味也没有,对了,布置和刚才自家郎君洗脸的那个房间差不多一样,都是种些花草,架上放着一水盆,地上有一个沐盆和一个水箱。

    “这就是茅房啊”下人好像想起什么,马上解释道:“忘了你是跟崔御史来的,不清楚也不奇怪,主要是这里的茅房肯其它地方不同,别人用的粪坑,我家少爷说又臭又不卫生,去一趟都要换一身衣裳,就改为抽水马桶,就是地上那个。”

    怀安左右打量了一下,饶有兴趣地说:“抽水马桶?什么东西来的,我怎么以前没见过?”

    这可是住人的家宅啊,把茅房修得这么近,怎么能忍受?

    再说房间那么干净,就一个装小半桶水的怪桶,那些排泄物怎么处理?

    下人走到抽水马桶前,把使用方法详细解释了一遍,生怕怀安不会用,还用一拉旁边冲水的绳子,怀安只听到“哗啦啦”一阵冲水声,那水从水箱里出来,冲到桶里,然后不知排到哪里去。

    不用说,根下面是通的。

    “看到没有,上完茅厕,就这样一拉,啥都冲走,不用走那么远,又没臭味,要是去大的还能坐着来,上多久茅房也不怕腿麻,嘻嘻,美滴很。”小伍美滋滋地说。

    介绍完毕,小伍很有礼貌地告辞出去,怀安一泡尿忍了很久,也顾不了那么多,忙使撒在马桶里,完了学下人一拉绳子,只听到哗啦啦一阵冲水声,排泄物全被冲走。

    “美滴很啊。”怀安有种莫名的快感,学着下人说了一句。

    突然间,怀安突然脸色一白,然后飞似的跑出去。

    刚才那泡尿太急,没顾着想别的,现在才想起,自家郎君在没多久之前,从马桶里舀水洗脸。

    当时就觉得气氛有点怪,现在回想起来,分明是自家郎君在郑鹏面前出了大丑,郑鹏不好当面让自家郎君下不了台,也就装着不知。

    不行,这事得赶紧转告郎君才行,要不然一会喝多了,又要闹笑话。

    堂堂博陵崔氏的大人物,朝中赫赫有名的崔御史,要是传出用别人屎尿桶来洗脸,那脸就没处搁了。

    厨房内,郑鹏指点着厨子,切了几碟卤肉吩咐婢女送去,然后开始准备腌制烧铁板的肉。

    “黄三,吩咐下去了没有?”郑鹏一边腌制一边问道。

    “回少爷的话,都警告他们了,还让所有人都不能讨论今天的事,放心吧。”

    这样还好一点,郑鹏点点头说:“这事办得不错。”

    黄三突然问道:“少爷,要是崔御史要去茅房,怎么办?”

    “算了,能瞒一时就瞒一时,把人先娶回来再说,要是他要上茅房,就把他带到老宅那个茅房,就说这里还没建好,这老小子看样子就是挑刺,不让他得瑟一下估计他都睡不好,就当敬老了。”

    “明白了,少爷。”

    两人说话间,一个婢女急急忙忙地走进厨房,焦急地说:“少爷,少爷,不好了,崔御史突然怒气冲冲地走了,奴婢问他去哪也不理。”

    走了?

    郑鹏忙放下手中的活,走到刚才歇脚的亭子,没人,追出大门,都没影了,一问才知,崔源一出门就上了马车走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郑鹏的脸色有点不好看起来。

    黄三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少爷稍安勿燥,小的马上去查一下。”

    郑鹏只是等了一会,黄三愁容满脸地回来禀报:“少爷,都查清楚了。”

    “说,怎么回事?”

    “崔御史的随从怀安,在我们走后要上茅厕,找不到就碰到没收到通知的小伍,小伍带他去了,还教他用了抽水马桶,肯定是那个叫怀安的随从告诉了崔御史,崔御史可能是感到不好意思,不一定是生气。”

    顿了一下,黄三小心翼翼地说:“少爷,怎么处置小伍,要不,抽他二十嘴巴?”

    郑鹏摆摆手说:“不知者不罪,罪怪他也没用。”

    “那这事怎么办?”

    “一时气愤而己,再说错不在我们,等他气消了,这事也就过去了,记住,无论是谁,都不能讨论这件事,哪个嘴多的,这里也容不下他。”郑鹏一脸严肃地说。

    “明白了,少爷。”

    此刻,向长安疾跑的马车上,怀安看着车厢里一地的碎片,低着头,半天不敢说一句话。

    身边人都知道,崔源在气头时,最好什么也不说,等他先把脾气发出来,发泄完就没事,这时多嘴就是自讨苦吃。

    崔源的确快要气疯了。

    在崔源眼中,郑鹏就是要抢自己孙女的人,来之前准备好好摆一下长辈的威严,没想到临了把老脸都丢尽。

    一回想到那个叫黄三的下人给自己递香帕时似笑非笑的表情,崔源就有一种抓狂的感觉。

    “可恨啊,这些田舍奴,分明就是想看笑话,气煞老夫了。”崔源猛地一拍前面的小矮桌,怒火中烧地说。

    怀安小心翼翼地说:“郎君,郑将军没有当场戳穿,还配合郎君,倒也很给郎君面子。”

    “面子?”崔源冷哼一声:“那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别看他表面恭恭敬敬的,实则心里不知骂了老夫多少遍,真是那么尊敬,一开始就应该阻止,可怒也,竟让老夫用那种水...”

    说到后面,崔源气得说不下去了。

    明明是自己打断对方的介绍,然后抢着使用,现在还怪别人没阻止,怀安都不知怎么说了,自家郎君一向以冷静、睿智著称,不知为什么,一看到郑鹏不仅容易发怒,好像风度和智商都直线下降。

    好像是天生的冤家。

    不能再继续这个话题,到时崔源有火没处发,倒霉的是自己,怀安有意带偏话题:“郎君,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叫人修理修理他?”

    “算了”崔源摆摆手说:“先回去复命,不能让陛下久等,对了,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奉旨办事,崔源还办了私事,回了博陵一趟,就怕皇帝等急。

    出了丑,主要是自己的冒失,崔源嘴上骂得狠,可心里反而有点欣赏郑鹏。

    有贵人扶持,那是有福气的表现,郑鹏能封官晋爵,还能修一座这么考究的宅子,这些都是他能力的体现,特别是这宅子,来的时候,还想着郑鹏能不能修到一半,说不定砖还没砌几个,没想到郑鹏不到一年的时间,就修了一座令自己也侧目的大宅子。

    不仅体现出效率,还显出郑鹏的本事,崔源作为不良将,最看重的就是效率和能耐,郑鹏这二点都超出崔源的期待。

    修理他干什么。

    怀安恭恭敬敬地说:“都准备好了,我们的人提前就潜到元城,弄了二大袋材料,还找了一个当日参与修筑的泥瓦匠跟着回长安。”

    “很好,让人快马加鞭,估计...很快有得忙了。”崔源意味深长地说。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