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武侠仙侠 > 大符篆师 >

第四百四十六章 老狐狸坐不住了

第四百四十六章 老狐狸坐不住了

小刀锋利 直达底部
    挂断通讯器的齐王忍不住骂道:“小狐狸,这种时候还想着明哲保身拖本王下水,做你的梦去吧!”

    挂断通讯器,白牧野同样有些遗憾的咕哝道:“老狐狸真狡猾!”

    单谷看着白牧野:“啥情况啊?”

    白牧野撇撇嘴:“他不肯上当,想让咱们分担火力。”

    林子衿略加思索,看着白牧野:“哥哥……”

    “嗯?”

    “咱们是不是无论如何,这次也一定会跟怀王对上?”

    白牧野轻轻点头:“人家已经派人来杀咱俩,现在又把他们几个都扯进来,很显然已经是对上了。”

    彩衣在一边道:“嗳,我们是一起的!”

    单谷呲牙笑道:“虽然说得罪了一尊亲王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但这种事儿好像小白你已经习惯了吧?再说这可不是咱们主动去招惹他们的,咱们这是典型的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后面省略三千字。

    等单谷从遇见小白一直说到现在,大家都有点困了,司音用小手掩着嘴,打了个哈欠。

    林子衿揉了揉眼睛:“单哥发表完了吗?发表完了我说说我的想法。”

    单谷:“咳咳……头一次跟这么大的人物当对手,太激动了,有点没忍住。”

    之前即便曾经跟天湖段家对上,但主攻的是段勇,后面的上官家更是有白家女帝坐镇,的确没有这次刺激。

    堂堂一尊亲王,亲自派人来刺杀他们。

    林子衿道:“既然跟怀王对上这件事本身已经不能更改,齐王老狐狸还不肯替咱们分担火力……”

    白牧野道:“说不定还会利用这机会做点他想做的事儿。”

    林子衿点点头:“齐王既然不肯管,那哥哥,咱们干脆做点好玩的吧?”

    “好玩的?”

    单谷跟姬彩衣眼睛同时都是一亮。

    老刘因为要赶回去,没能留在这里,所以错过了这一幕好戏。

    剩下唯一一个能让这帮人冷静的白牧野,现在也完全不想压制这件事。

    都被人欺负上门了,还压制个鬼啊?

    第二天一大早,皇城里便出现了一道奇景

    十六七个人,被人用绳索串成一串,脸色惨白、脚步虚浮踉跄、双眼无神的走在大街上。

    这群人表情麻木,双眼茫然,活像是奔赴刑场的死刑犯。

    一个戴着棒球帽和口罩的少年,压着这群人走在最前面。

    这少年身姿挺拔,步履从容,即便那张可爱猫口罩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但那双明亮漂亮的眼睛,依然特别吸引人的目光。

    太帅了!

    但凡遇见的人,都会忍不住发自内心的赞一句。

    可是……少年后面跟着的那一串是什么情况?

    现在还有这样押送犯人的吗?

    再往后面看,一个个子极高,腿特长,身材苗条纤细的少女,同样带着棒球帽和口罩,平静的走在后面。

    虽然同样看不见脸,但仅凭少女露出来那一截白皙细腻得惊人的脖子跟手腕,还有那双极为灵动漂亮的眼眸,也能让人感觉到这一定是一个超美的少女!

    姬彩衣、单谷跟司音还是被劝住,留在庄园没出来。

    正面跟一尊亲王对上,他们几个或许不怕,但他们的家族,可就未必了。

    不能让人觉得跟在小白身边,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至于小白跟子衿……他们没有家族。

    而且就算怀王那些人真查出来他们的身份,白林这种级别的家族,也不是他这种亲王敢轻易招惹的。

    再说了,这件事儿,他们俩占着理呢。

    手头的那些证据,就足够让怀王像当初的楚王一样,焦头烂额,甚至崩溃。

    按说怀王如果聪明一点,就不应该来招惹他们。

    可惜这世上的人,绝大多数都擅长马后炮跟上帝视角。

    当事情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的时候,还是看不透。

    比如怀王。

    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结果,就是这样。

    为什么非要觉得楚王的倒台,是摄政王跟太子暗中出的手呢?

    就算他身边那群很优秀的幕僚,也都下意识的用“我觉得”,这种主观臆断去分析当初楚王的事情。

    所以,他们活该倒霉。

    朱雀大街九十七号,怀王府。

    “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王爷!咱们昨天晚上派出去刺杀白牧野跟林子衿的那群人,全都被人废掉了灵海,然后被人用绳子绑成一串,正往咱们这边来呢!”

    一个嘴皮子利索又机灵的门子被吓坏了,连敲门都忘记,直接闯进餐厅,对正在吃着养生早餐的怀王说道。

    啪嗒。

    怀王手里装着海参小米粥的碗直接掉在桌上,摔得四分五裂。

    又惊又怒的对门子咆哮道:“胡说八道些什么?谁派人去刺杀那俩人了?谁?我怎么不知道?”

    餐厅里,不知多少个电子设备,正无声无息的记录着这一幕。

    怀王自然是不清楚这些的,但那种多年积累下来的本能,还是让他很抗拒这种秘密被直接宣之于口的事情。

    门子被王爷这么一骂,也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但还是忍不住一脸焦急的提醒道:“但是王爷……人真的往我们这边来了,眼看着就过来了啊!”

    这时候,有侍女过来给怀王擦拭身上的米粥,怀王站起身,一把将侍女推开,说道:“大门紧闭,不承认那些人是我们的人,他们没有证据,凭什么把人往我这送?”

    那群人肯定是他的人,但他说的也没错,那群专门干这种见不得光事情的人,都没有在怀王府这边注册过,即便曾经出现在他的王府,也的确不能说就是他的人。

    正常情况下的确是这样的。

    但问题是,他遇到的不是正常情况。

    当白牧野跟林子衿压着这群被废掉之后,失魂落魄的怀王手下来到朱雀大街九十七号怀王府的时候,看见大门紧闭。

    门口两个全副武装的侍卫一脸如临大敌的表情,大声呵斥道:“怀王府重地,无关人等迅速离开!否则将采取措施!”

    白牧野忍不住露出一丝哂笑,这是不想承认了?

    他走上前,冲着一个满脸警惕的侍卫说道:“麻烦你去通知下你们王爷,我把他的人送来了。”

    “再次警告你,王府重地,无关人等,迅速离开!”

    那侍卫怒视着白牧野:“能听明白我的话吗?”

    白牧野眼神慢慢变得冰冷下来。

    往后退了两步。

    这时候,朱雀大街上的人已经越来越多。

    这条街上住的人虽然全都是帝国中非富即贵的,但却并非是绝对的禁区。

    平日里很多游人来到帝星进入皇城,会专门跑到朱雀大街这里参观一番,想要见识一下帝国顶级权贵的住处。

    再加上小白跟子衿这一路压着这“一串人”过来,后面早就跟了大量的围观者。

    因此,此时至少有数百人围在这里,一个个全都露出好奇又兴奋的表情。

    “这些人,都出自你们怀王府,奉你们王爷命令,前来刺杀我们,被我们生擒活捉,如今人赃并获。我们不过是普通的平民百姓,即便被欺负了,也不敢真的把这些人怎样,老老实实把他们送回来。怎么,怀王殿下有胆子派人刺杀,没胆子把自己人接回府吗?”

    “你休得污蔑我家王爷,我们王爷此番过来,是要参加太子殿下登基典礼,岂会做这种事情?我已经将这件事上报皇城禁军,你污蔑我家王爷,你今天走不了!”

    能在这种时候被推出来的侍卫,显然也不是一般人,大声呵斥着白牧野,一身正义凛然,看上去简直一身正气。

    “你们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白牧野手中出现一张很小的卡片,“我希望你把这个交给你们王爷,让他看一眼,如果他不看,那么我现在就把这东西放给所有人看!”

    此时,围观的人当中,早已经有人将这一切发到网络上去。

    网友的力量多强大呀,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有人将白牧野跟林子衿的身份曝光出来。

    整个网络,瞬间轰动了!

    堂堂帝国亲王,不知为何,竟然派人刺杀破了很多项记录的帝国高中生联赛冠军!

    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

    反正网络上无数人一下子就兴奋起来。

    这几天整个帝国最大的新闻就是新皇登基,整个祖龙帝国,万亿人都在等待着期盼着呢。

    没想到在这过程中,竟然还能吃到一个如此香甜美味的瓜?

    王府门口那侍卫有点虚了。

    他看着白牧野手中那枚卡片,不敢做主。

    等待着始终监控这里的怀王指令。

    但他这样子,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沉默一样。

    之前身上的那股气势,也一下子全部消失。

    人都一样,一旦身上的气势没了,再想恢复,就有点难了。

    那侍卫的微型耳机里面,传来怀王愤怒的声音:“蠢货,这时候怎么能沉默?不要停,直接把他拿下,当场击毙也行啊!跑到王府门口恶意泼脏水闹事,当场击杀没有任何问题……”

    这侍卫这时候也回过神来,换作以往,他真的可能直接动手了。

    可问题是,他一身修为只有宗师境界,眼前被人家用普通绳索串成一串……明显是被废掉的王府高手当中,可是有两个大宗师的!

    大宗师都被人家给废掉了,浑身上下一点生气都没有的呆立在那,他怎么敢动手?

    其实这沉默的过程,最多也就十几秒钟。

    但就这十几秒钟,却叫很多围观的人和网上的人品出了太多东西来。

    “他在心虚!”

    “哈哈哈,小白威武啊!太牛逼了,看来他说的都是真的!”

    “白家军,出来干活了!有帝国亲王欺负咱家小白!”

    “沉默啦,怕证据曝光吗?小白别怕,把证据曝光出来,所有白家军为你撑腰!”

    “就是,小白不用担心,帝国是有法律的!光天化日之下,就算他是帝国亲王,也不能为所欲为!”

    网络上,已经炸了。

    白牧野和整个符龙战队,通过一场场比赛,着实积累了大量的人气。

    可能在很多人看来,这种人气根本维系不了多久。

    除非符龙战队一群人能像明星一样,参加各种通告,各种商业活动,频频在镜头前露脸。

    不然他们很快就会被人遗忘。

    他们忘记了小白那张脸。

    忘记了小白赛场上符篆环绕的那种英姿!

    即便沉寂许久,一旦小白这边有什么新闻事件,他那无比庞大,跨越巨大年龄层,来自各行各业的粉丝群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发动起来。

    威力堪称恐怖!

    众目睽睽之下,王府门口这位经验丰富的侍卫也没办法跟怀王沟通,但他的确是不敢对白牧野动手的。

    只恨王爷根基太浅了!

    老怀王被皇帝秘密处死的时候,连带着两个神级的王府供奉,也彻底消失了。

    他们都觉得那两个供奉也都已经被秘密处死。

    如今怀王虽然有封地又很有钱,可想要招揽神级护卫,并没有那么容易。

    莫说神级,就算顶级的大宗师,也不是那么好招揽的。

    当然,顶级的大宗师他们是有的,只是目前都在别的地方,正在干一件更大的事情!

    谁能想到白牧野跟林子衿这两个年轻人如此恐怖?

    被一群人刺杀,毫发无损不说,竟然还如此胆大包天的将一群杀手给废掉之后送回王府!

    两个没有根基的年轻人,这么骚这么胆大包天的操作,说出去谁敢信?

    王府门口的侍卫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双眼看着白牧野手中那个小卡片,耳朵里传来怀王疯狂的咆哮

    “杀了他!”

    “当场打死!”

    “动手!”

    轰!

    这个侍卫终于忍不住,一身宗师场域轰然爆发开来。

    大街上看热闹的人被吓得轰然后退。

    “天呐,恼羞成怒要杀人了?”

    “堂堂亲王,连证据都不敢看的吗?”

    “什么不敢看,这分明是想要毁灭证据!”

    “太过分了!”

    街上的人一边往后退,一边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已经来到白牧野身边的林子衿冷冷看了一眼那侍卫。

    被串成一串的那些人当中,一些人忍不住抬起头,麻木的眼神中露出一抹同情。

    他们都已经废了,怀王肯定会彻底放弃他们。

    但跟这两个人动手?

    呵呵。

    这名侍卫忍不住大吼一声,手中突然多出一把长刀,刀光一闪,宛若一道匹练,顺着台阶高高跃起,狠狠劈向白牧野。

    口中还大声怒吼着:“污蔑亲王者,斩!”

    白牧野动都没动一下。

    林子衿连刀都没拿出来,抬手就是一击!

    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嘭!

    这名侍卫被林子衿一拳击飞,顺着怀王府的高高门楼,直接被打回到院子里。

    虽然看不见里面情况,但还是听见一声闷响。

    另一个刚刚抽出刀的侍卫直接被吓傻了,站在台阶上没敢动。

    这时候,怀王府大门打开,从里面冲出一群人,各自取出武器,瞬间将白牧野跟林子衿两人包围。

    其中一人大声吼道:“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到王府门口行凶,杀无赦!”

    怀王,终于选择了最为简单粗暴的一种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林子衿呵呵一笑,翩若惊鸿一般,身形行云流水。面对这群从王府里面杀出来的人,从容淡定得令人发指。

    几乎是眨眼之间,这群人就全都倒在地上,一个个痛苦哀嚎起来。

    四周围观人群中传来大声叫好的声音。

    “打的好!”

    “好!”

    “太好了!”

    很多人都大着胆子跟着应和。

    背后没有势力的年轻人,面对强权坚决反抗!

    这才是人们最为喜闻乐见的事情。

    不过也有很多修为不错的人,看得头皮都直发麻。

    林哥果然是个狠人啊!

    实在是太凶残了!

    面对凶神恶煞的王府侍卫,她的还击可是一点都不手软!

    这群人看上去只是被打倒在地,看着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

    可实际上,每一个倒在地上的王府侍卫,都被废掉了灵海!

    跟一群麻木站在那里看戏的刺客一样,全都彻底废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林子衿面色平静的站在那,望着另外几个从王府里面走出来的人,问道:“还有吗?”

    霸气!

    正在直播这边发生一切的那几个人的直播间里早已经彻底爆了。

    每一个直播间的人数都无比惊人!

    “林哥霸气!”

    “林哥太帅了!”

    “林哥,我要给你生猴子!”

    王府门口,站着几个怀王手下的高层。

    甚至还有一个大宗师境界的强者怀国的一位大将军!

    一身境界,已经达到了高级大宗师。

    可在看了林子衿出手之后,这位大宗师境界的强者却犹豫了。

    哪怕怀王此时在他耳机里面疯狂咆哮,让他动手,他依然还是犹豫了。

    看着林子衿:“你们在王府门口公然闹事,就不怕被国法制裁吗?”

    白牧野叹了口气,收起手中那枚小小的卡片,说真的,他也并不愿意光明正大的曝光那些证据。

    不过看上去,他这秘密,也保守不了多久了。

    其实之前那些事情发生的时候,就有很多人怀疑白牧野不但是个符篆方面的高手,更是一个超级的大黑客!

    不然的话,哪有那么巧?

    每一次有麻烦找到他头上的时候,网上都会有大量证据曝光出来?

    即便有人怀疑这是白牧野的太子队友做的,但还是有很多人怀疑这就是小白自己的能力。

    如今齐王也已经知道他这方面的能力了,怀王这次事件,如果拿不出强硬且扎实的证据来,他跟林子衿的确会有点麻烦。

    既然如此,那我就在现实中,也做一个大魔王好了。

    所以,白牧野看着站在王府门口的几个人,表情平静的说道:“我这人特别好说话。”

    王府门口那几人:“……”

    围观的人:“……”

    看着不咋像啊!

    “只要没有真正践踏到我的底线,我多半会选择无视。”

    “所以很多人会觉得,我很好踩。”

    “因为看起来,我脾气特别好。”

    网络上无数人

    “不是这样子的啊,小白你是不是对自己的脾气有什么误解?你虽然帅,但你脾气很刚啊!”

    “对,还没见咱们一秒哥怂过呢!”

    “虽然只有一秒,但真不怂啊!”

    “一秒哥是什么鬼?”

    “晚辈,且听前辈给你慢慢道来。”

    “……”

    白牧野依然看着那几个人:“但我是个有底线的人,我的底线,一脚都不能踩,试探都不行!比如来杀我这种事。”

    “生命只有一次,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大家都是一样只有这一世。”

    “说这世上有轮回,但我非佛,看不透前世,望不穿来世。所以我只能记得这一生。所以我的命是很珍贵的。所以不管是谁,想要我的命,我都会跟他拼到底。”

    他目光柔和的看了一眼身边的林子衿,林子衿也目光柔柔的跟他对视一眼,眼里满是爱意。

    “而比我的命还让我重视的,是她的命。”

    “你们怀王为了一己之私,不但想要我的命,还想要她的命。”

    “所以我要找他说道说道,他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但可惜,你们王府高门大户,我们这种草民连门都进不去,更不要说见到怀王殿下了。”

    “这些证据他不想看,但我相信,有的是人想看!”

    门口那位怀国大将军头皮有种要炸裂的感觉,多年的阅人经验,让他有种极为强烈的直觉白牧野没撒谎,他的手中,真的握着致命的证据!

    想到之前楚王身上发生的事情,这名怀国大将军几乎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怀王挖齐王的墙角,为了收服海城伯,刺杀这两个年轻人!

    若是这证据曝光……

    后果他已经不敢想下去。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已经将这里堵得水泄不通。

    白牧寻也低调的站在人群中,这件事,他本想请家族出面,帮白牧野扛下来,但却被家主白瑞给拒绝了。

    “他自己作死,管他作甚?”

    这是白瑞亲口说出来的话。

    白牧寻很难过,但他也没办法。

    原本想着如果白牧野真跟怀王对上,他就暗中出手!

    为此,他甚至联络了几个平日里身边最好的兄弟和朋友。

    那些人不在乎白牧野,但却相信他,也都是肯为他出生入死的。

    白牧寻坚决认为,白牧野未来成就绝对超出白家上下所有人的想象。这种人,如果不能把他拉回家族,绝对是白家最大的损失!

    但没想到,白牧野跟林子衿这一对儿竟然猛得一塌糊涂。

    论武力,丝毫不惧怀王这种亲王级别的大佬。

    论手段,看看站在怀王府门口那几个怀王身边的大人物表情就知道了。

    拳头硬,证据也硬!

    两只手上全都是大杀器!

    这种人,我爷爷居然看不上眼?他也就是我爷爷,不然我真想……

    白牧寻心中连连叹息。

    十分惆怅。

    “都闹够了没有?”一声冷哼,突然间从空气中传来。

    所有人都为之一愣。

    白牧野嘴角微微上翘,老狐狸,终于坐不住了吗?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