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六宫凤华 >

番外之传位(二)

番外之传位(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 直达底部
    盛萝很多年没哭过了。

    年少时和盛霆斗口怄气会哭,被亲娘当众教训会哭。可当她知道父母对自己浓厚期待的那一日起,当她下定决心要做大齐储君的那一刻起,她就收拾了所有的软弱。

    不管如何劳累辛苦,不管遇到了什么困境,她都未哭过。

    今日,却因亲爹的一番话,伤心委屈地落了泪。

    盛鸿一见女儿哭,颇为心疼,放缓了声音安抚道:“阿萝,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们。可此事,在很久之前,我就已经做了决定。”

    “你别伤心难过,你是我们唯一的女儿,我们焉有不疼惜你的道理。我们不是要抛下你。你已经长大成人,有夫婿有三个儿女,有支持追随你的臣子,有野心有抱负。”

    “你的世界里,我们早已退居一席之地。”

    “我和你母后,都已不再年轻。我们想趁着身强力壮时,走出皇宫,过一段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

    “阿萝,我想,你一定能体谅并支持我们。”

    盛萝渐渐停了哭泣,红着眼眶看向盛鸿:“你们就这么想离开皇宫?”

    谢明曦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声音传来:“是。”

    盛萝转身,看向亲娘:“母后!”

    谢明曦缓步而来,定定地看着盛萝:“阿萝,我从不喜欢这座皇宫。当年,你父皇逼不得已,登基为帝。他不能抛下江山社稷不顾,可他其实从未喜欢过那张龙椅。”

    “多年前,他就和我有过约定。待你长大了,将皇位传给你,我们两人一起离开京城。遨游四方,最后去我们的蜀王府住下。我们以后不在你身边,依然时时刻刻遥望着你关心着你。”

    “阿萝,属于你的时代,已经来了。”

    ……

    一个时辰后,盛萝红肿着眼睛回了东宫。

    陆天佑见她哭得这般模样,别提多心疼了。以温水拧了毛巾,为她擦拭泪痕。一边轻声问道:“父皇母后说什么了?”

    盛萝闷闷地应道:“说了一堆好听的,无非就是哄我。还不是要将我一个人留下,他们两个离京逍遥自在。”

    陆天佑默然片刻,才低声道:“阿萝妹妹,父皇母后在宫中二十年,想来早已厌倦了宫中生活,所以才想传位给你,离开京城。”

    “你身边有我,有桦哥儿柳姐儿枫哥儿,还有这么多追随忠心你之人。父皇母后留不留下,于你已经没什么影响。你不愿他们走,是舍不得他们。这等心情,我能理解。若执意留他们,未免有些自私了。”

    自私二字一入耳,盛萝神色微微一僵,下意识地为自己辩驳:“我是想尽为人女的孝心……”

    “何为孝?”陆天佑温声反问:“顾全父母的心意,成全他们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这就是孝。”

    “阿萝妹妹,你是他们唯一的女儿。他们最爱的人便是你。他们想离开,是想趁着身体康健时四处遨游,绝不是要丢下你不管不顾。你张口这么说,和戳父母的心窝有何异?”

    “你若真心为他们着想,便高高兴兴地应下传位之事。待他们离开时,欢欢喜喜地送他们离去。”

    盛萝:“……”

    盛萝终于无言以对,沉默许久,才不怎么情愿地说道:“你说的有理。我就是一时接受不了,反应激烈了些。我不会拦着他们的。”

    陆天佑温柔地将盛萝搂进怀中:“阿萝妹妹,我会永远伴在你身边。”

    盛萝心中酸楚又温柔,轻轻嗯了一声。

    父母终将老去,真正和自己朝夕相守陪伴自己一生的,是自己的夫婿。

    这个道理,父皇母后早已想得清楚明白。所以,在她有了心爱的夫婿和儿女之后,他们生出离去之心。

    ……

    五日后,天子在大朝会上颁布了传位的圣旨。

    朝臣们声泪俱下,苦苦挽留。

    天子温声道:“朕与诸位爱卿君臣二十年,你们舍不得朕,朕亦舍不得你们。可人都得向前看,日子也得向前过。”

    “大齐朝自朕开始,有了皇太女。也自朕开始,在生前传位于储君。帝位平顺过渡,江山社稷安稳传承。”

    “这是朕为大齐朝堂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一番煽情的话,听得众臣满目泪水。

    天子忽然要传位给皇太女,连盛萝本人都不知道,陆迟陈湛赵奇三人在事前也一无所知。在最初的震惊后,心里不约而同地闪过同一个念头。

    为了帝位,为了万人之上的皇权,夫妻反目父子成仇兄弟相残的绝不少见。

    君权说放就放,毫不留念。古往今来,怕也只有盛鸿一人了。

    众臣中,心里暗自窃喜的,怕只有谢钧了。

    女婿坐龙椅,他这个岳父底气不足。很快就换外孙女坐龙椅了,自己的亲孙女将是女帝的近臣心腹……

    谢家数十年的福贵,尽在眼前!

    一片恸哭的脸孔中,谢钧喜上眉梢的神情格外醒目。

    盛鸿也不和岳父计较了,张口下旨:“谢尚书,择吉日举行传位大典。”

    谢尚书朗声领旨。

    ……

    礼部择了一个最近的吉日,在五月初举行了传位大典。

    大齐建朝百余年,天子传位于储君的典礼也是第一回,没有前列可循。谢钧领着礼部上下忙碌了大半个月,传位大典办得庄严肃穆。

    身着龙袍的盛萝,从盛鸿手中接过象征皇权的御印。

    盛鸿沉声道:“盛萝,从今日起,这是你的江山,是你的大齐。望你爱民如子,爱惜百官。为政勤勉,为君贤明,”

    盛萝目中闪出水光,声音却格外沉稳:“是,女儿永远会将父皇的话铭记于心。”

    建业二十年,建业帝传位于皇太女。

    属于建昭女帝的时代,就此开始。

    建昭女帝励精图治,雄才大略。在位二十年,大齐朝国泰民安,繁荣富庶。

    闽地泉州福州在数年后训练出了两支勇猛的水兵。这两支水兵,荡平了海域里的海匪。在建昭女帝的旨意下,泉州水兵乘船出海,开拓海域疆土,将大齐威名传至遥远的海外。

    这些都是后话了。

    建业帝退位后,和谢皇后在宫中住了数月,和亲朋好友一一道别。

    顾山长日渐老迈,无力再离宫远行,便留在宫中,由盛萝奉养终老。

    ……

    秋高气爽的九月,盛鸿和谢明曦终于启程离京。

    魏公公和湘蕙都是伺候数十年的老人了,自要跟着一起走。从玉扶玉等人,都一并随行。另有一千御林侍卫,随行护驾。

    离京的那一日,盛萝和陆天佑夫妻两人亲自送行,还有盛芙夫妻,谢子衿夫妻,陈寅夫妻等小辈。同辈的陆迟林微微等人也都来了。

    汾阳郡王和安王等人也纷纷而至。

    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孔,盛鸿心里涌起了离别的不舍,口中却笑道:“我和明曦离京之后,会四处走一走,每到一处地方,都会写信回京。至少也得走个两三年,才会去蜀地。你们若惦记我们夫妻了,以后不妨到蜀地来小住一段时日。”

    陆迟陈湛赵奇不约而同地笑道:“我们皆是朝中重臣,哪有闲工夫跑去蜀地。”

    盛鸿:“……”

    看着亲爹被众人呛声吃瘪的样子,盛萝好笑不已,离别的酸涩不舍也稍稍散去。

    这一边,谢明曦也在和好友林微微秦思荨颜蓁蓁等人道别。

    秦思荨话语温柔殷切,颜蓁蓁言语活泼俏皮,冲淡了离愁别绪。

    然后,林微微握着谢明曦的手,轻声道:“谢妹妹,从今日起,你终于远离皇宫,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了。山高水远,我不能同行,心中甚憾。盼你一路顺遂平安。”

    谢明曦心中涌起阵阵暖意,目光一一掠过好友们的脸:“放心,我会保重自己。你们也多珍重!”

    最后,盛萝和陆天佑走到谢明曦盛鸿的面前。

    该说的话,这几个月来已经都说过了。

    盛萝看着风华正茂神采飞扬的父母,心中想着,佑哥哥说的对。顾全父母的心意,让他们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才是真正的孝顺。

    欢喜地送他们启程吧!

    “父皇,母后,”盛萝定定心神,微笑着说道:“一路平安,多多保重。”

    陆天佑也随之张口道:“请父皇母后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阿萝妹妹,你们不必为她忧心。”

    女儿女婿的心意,谢明曦和盛鸿焉能不知?

    夫妻对视一笑,道了声珍重,不再多言,相携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启程离去,渐行渐远。

    盛萝目中闪过水光。

    右手被身畔人轻轻握住。

    盛萝转头,陆天佑温柔的笑容映入眼帘:“我们也回宫吧!”

    那才是他们的家。

    盛萝嗯了一声,和陆天佑携手回宫。众人咽下心中的心绪感慨,随新帝和帝夫一同回转。

    ……

    马车上,谢明曦将头靠在盛鸿的肩膀上,久久未语。

    盛鸿心情激荡难平,也没有说话的心情。

    夫妻两个,就这么默默地依偎在一起。

    许久之后,盛鸿才察觉,自己的肩头处有些湿意。他略略侧头,为谢明曦擦拭脸上的泪痕,顺便取笑道:“我还以为,你半点都不难过。”

    至始至终,谢明曦都表现地镇定而平静。

    其实,大半都是装出来的。

    谢明曦也没觉得难为情:“我若是哭泣落泪,阿萝怕是早就哭哭啼啼,众人也都哭成一团了。”

    这倒也是。

    盛鸿仔细地为谢明曦擦干泪痕,然后笑道:“好了,只我一个人知道你哭过,不会有第二个人知晓。谢皇后冷静自制的声名,丝毫无损。”

    又耍贫嘴!

    谢明曦被逗乐了,抿唇笑了起来。

    这一刻,曾拘束住她的无形枷锁,悄然散开。

    “盛鸿,我们先去哪儿?”

    “先去泉州吧,看看海港,坐一坐海船,说不定还能去谢五爷的岛上转转。”

    “也好,顺便看一看薇姐儿。若是五嫂嫌待在泉州气闷,让她带着薇姐儿和我们一起游玩两年。”

    “这倒是个好主意。五嫂一定高兴得很。”

    “只怕你五哥不乐意。”

    “他不乐意就化名改扮,一同跟着我们就是。”

    低语声中,渐渐有了笑声。

    那笑声,畅快而恣意。

    天高海阔,山高水远。至此,任我们遨游。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