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玄幻奇幻 > 剑逆诸天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故人,轮回中的红颜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故人,轮回中的红颜

闲坐阅读 直达底部
    墨镜男子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一帮马仔手下。

    “老头,我怎么看着你,就觉得特别地不顺眼啊?我心中的怒火上涌,恨不得揍你一顿!”墨镜男子摘下墨镜,气势汹汹地望着轮椅上的卫无忌。

    “有一些其它的原因,所以你的心觉得燥动,一向可好?”

    卫无忌笑着望向对方,这又是一位故人。北族古隆轮回转世,继承了前世的因,今世的果,就觉得卫无忌非常地不顺眼。

    “老大你看,他的脚在动!不像是瘫痪的残疾人。”一名眼尖的手下上前,对古隆说道。

    “我明白了,你是一个骗子,伪装成残疾,专骗我们社会福利的骗子!给我下来走两步,我今天就放过你。”古隆狞笑说道。

    “呵呵,我倒是可以走两步,但是……这片大地,恐怕承受不起我的脚步。”卫无忌看向古隆,玩笑地说道。

    “这片大地承受不起你的脚步?我……我感觉有一万头草泥马,从街上跑过!”古隆大笑地说道。

    跟在身后的小弟手下,都哈哈大笑,说笑着骂了起来。

    这些小弟手下,都是北族之人,轮回转世,来到了这个世界。卫无忌的无相之眼,可以看穿对方十世的因果,认出这些人的来。

    卫无忌内心莞尔,此时此景,他不会有一丝的动怒。因为他心中明白,既然明白了,就不会有无明,也就不会有怒火。

    “好好好,别闹了,我就慢慢地走两步,呵呵……”

    卫无忌咳嗽两声,慢慢地伸出一只脚,向地面落去,蓦地,

    陡然之间,虚空气流紊乱,一道乱风唿啸而来,呜呜呜!旁边花圃中的树木勐烈摇曳,啪!一根树枝迎风而折,掉在了地上。

    “什么状况!?”

    古隆脸上变色,一根树枝落下,打在了他的头上,“何人偷袭我?”他捂住脑袋大声惊叫。

    这时,对面商场的大型电视屏,撤下广告宣传,换了紧急通知,附近的洋面上,三十里之外,还有一股巨大的旋风在形成,市民们做好预防准备。

    “还是不能下到地面……”

    卫无忌的足尖已经点在了地上,他看了看四周的乱风,又收了回来。四周的乱风马上平息,天空恢复正常的气候。

    “你们在干什么!”一名女警骑着摩托车,冲了过来,向古隆等人大声叱喝。

    古隆等人看见女警,仿佛见了天敌似的,急忙向旁边熘走。

    漂亮的女警,身材容貌都不在司马无忧、小蝶之下,卫无忌看着女警点头笑笑,这是他的师姐白婉君,白婉君也轮回转世,来到了地球的世界。

    “白师姐,你好……”卫无忌笑着说道。

    “咦?你怎么知道师姐我……姓白?”白婉君在轮回中模煳了记忆,望着卫无忌诧异地问道。

    “我猜的,一猜就中。”卫无忌笑着说道。

    白婉君上下打量面前的老头,眼中露出审视的眼光,然后看向远处逃走的古隆,“被这群流氓跑了,不然非得要他们好看!”

    这时,一辆军车疾驶而来,挡住古隆一帮人。一名女军官跳下车来,指挥一帮持枪的士兵,将古隆等人围住。

    “我看这一帮人奔逃的样子,就知道不是好人,顺手抓了起来。”女军官押着古隆等人,来到卫无忌的近前,对女警白婉君说道。

    女军官英姿飒爽,一身戎装,绝代的风华。卫无忌望着女军官,笑着点了点头,他已经认出了对方,白马银枪纪小仙。

    “这位老伯好面善?你在军队呆过吗?”纪小仙忘失了记忆,看着卫无忌问道。

    卫无忌望着纪小仙,笑着摇了摇头。

    纪小仙向旁边的战士说了一句话,战士急忙跑回车上,取了两瓶好酒,交到纪小仙的手中。

    “这位老伯,突然之间,我想请你饮酒。”纪小仙将两瓶放在卫无忌的手中。

    卫无忌莞尔一笑,道谢收了下来。

    当初自己趁着纪小仙大醉之时,不辞而别,纪小仙的怨念很深啊,现在轮回转世之后,还隐隐地记得。

    “出了什么事?”

    小蝶提着炸鸡腿挤了进来,望向四周众人,“刚才一阵怪风,吹来了这么美丽的女人……”

    司马无忧站在身后,捅了捅小蝶的后背,示意她不要乱说话,笑着向其它的人点头。

    “我可以作证,是这帮流氓先侵犯这位老伯!”

    又一名漂亮的女子走了过来,气场之强,远远超过女军官纪小仙。旁边十余名男女保镖跟进,拱卫左右,一个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我是对面商场的人,亲眼看见此事的前后经过,如有需要,我马上叫我的律师来。”女子气质非凡,不怒而威,仿佛女帝一般。

    雷族兰帝端木兰,也在轮回中模煳了记忆,来到了这个世界。

    “有钱就了不起吗?”女警白婉君站在旁边,很是不屑的样子。

    “你一个小小的警察,口出狂言?”端木兰冷眼看了过去。

    旁边一名秘书女子,急忙凑过去,在端木兰耳边说了几句。端木兰看向白婉君的眼神,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色。

    秘书女子是卫无忌在宗门的侍女秋瑶。

    白婉君带着卫无忌留给她的铜钱,轮回转世而来,天生的财富气运逼人,带动家族兴旺发展。虽然端木兰掌握一个商业的帝国,依然对白婉君的家族,有深深的忌惮。

    在这个世界,一个人独自地走过,遇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应该遇上之人。

    这其中的缘份因果,有大道的运行,是造化的钥匙。

    倘若不明白,就擦肩而过,倘若心中明白,就多了一份感怀。哪怕是如古隆这般,狞笑的威逼,也能化作心中的莞尔。

    卫无忌心中思绪感慨,但面前的漂亮女人,却在彼此对视,仿佛天生就是对手似的。

    眼光扫视几名女子,卫无忌急忙笑着说话,让古隆等人赶快滚蛋,不要添乱了。古隆等人抱头鼠窜,向远处急急地走了。

    “如果需要起诉索赔,我的律师会很快办妥这一切。”端木兰将自己的名片,交到卫无忌的手上。

    “还是我的名片管用,警方的名片,如果他们再对你侵犯,我以法律的名义,要他们好看!”白婉君将自己的名片,也交到了卫无忌的手中。

    女军官纪小仙,内心不以为然。如果让她来办,私下很快就解决了,无须这么多麻烦。

    端木兰、白婉君、纪小仙,三名女子在轮回中有所遗忘,但意识的深处,都觉得卫无忌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亲切。这种感觉非常奇怪,那怕卫无忌现在是白发苍苍的残疾老者,她们都愿意与之亲近,相伴左右。

    三女说了一会儿话,就各自离开而去。

    小蝶一脸的不高兴,“小卫老伯伯,你还真是有缘啊,有钱的警花、军中的玫瑰、商业帝国的女总裁,一个个貌美如花,还不需要你挣钱养家……”

    卫无忌只有苦笑,此时不出声辩解,就是最好的回答。

    然而小蝶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故意刁难道:“小卫啊,你看我和小姐,你到底喜欢谁呢?假若我和小姐一起不幸落水,你先救哪一个?”

    卫无忌闻声愕然,他抬眼看了看司马无忧。

    司马无忧也是关切的眼神,显然对刚才的三女有所不满,要捉弄卫无忌一次,缓解心中的郁闷不快。

    原来如此,卫无忌伸手在旁边的苗圃中,折下一朵红花,微笑地放在小蝶的手中,“小蝶姐,你的这个问题好难,唯有佛陀拈花微笑之意,才能回答这个无上甚深的玄妙之言了。”

    二女捂住嘴,一起笑了起来。

    “我看见远处有人来了,好像是管理苗圃的人。如果不快点离开,就要被人看见,然后会被赔偿蚀财了。”卫无忌低声说道。

    “快走、快走!”小蝶急急地推着轮椅,司马无忧跟在后面,三人向远处而去。

    没有人追来,三人停了下来。

    大家的话题,转到地球史上被称为圣者的人,佛陀、老子、耶稣,很多都不见了,只留下了一些无用的遗迹,供后人凭吊。

    “其实这个世界上的凡人,前世也并非等闲之辈。”

    卫无忌的无相之眼,能上溯看见他们的十世因果。有些人在这个世界轮回了十世,自然是看不清了,但能够看清的人,之前的某世,都是一方界域的巨擘。

    “比如那一位男子,他开辟虚空,成就了一方世界,就是一位的创世神。”

    卫无忌指向远处公交车站,拼命挤上公交车的男子,对司马无忧和小蝶说道,

    “还有那名匆匆赶路,下班的柔弱女子,也是一个界域的最强女修……”

    “那名坐在路边吃盒饭的打工仔,曾经是界域的唯一大圣,实力深不可测……”

    “那边被上司训斥,抹着眼泪走路的打工妹,五世之前是宗门的老祖,界域的最强实力……”

    卫无忌一连指了几人,前世都是惊世骇俗之人,“所以我觉得地球,不是最后的界域,而是通向最后界域的一处宜居星球。各个界域的强者,都向最后的界域而去,因为自己的因果,被留在了地球这个世界。”

    卫无忌相信那些,他看不清前世的人,也应该是一方界域,声威赫赫的巨擘人物。

    天上下起了小雨,小蝶撑起雨伞,为卫无忌挡住雨点。三人继续向前而去,卫无忌望着远处的一位乞丐,久久凝视。

    乞丐坐在股市交易所的旁边,一个狭窄死巷的篷布中,最不起眼的角落。

    “你每次路过,都要凝视这个乞丐,有什么不同吗?”司马无忧小声问道。

    “他是我最忌惮的人,天音圣尊败在他手下,我的天机葫芦也毁在他的手中。不过他现在已经迷失了自己,在轮回中忘却了从前。”

    卫无忌脸色懔然,缓缓地说道,“他身具财富气运的天赋,但为了证道,故意让自己迷失,成为一名不文的乞丐。我对他说,财富与人的关系,不过有无二者,光是有,并不完整。所以,他现在开始求证无,身无分文的空之境界。”

    司马无忧也为之动容,“故意放逐自己,在迷失中求证空之境界,以至于沦为乞丐。这样的魄力,简直是匪夷所思,难以想象了。”

    “证道之人,需要这样的魄力,可以说,他是我最敬佩的人。”卫无忌点头说道。

    这时,一名浑身穿着名牌的中年胖子,带着两名手下走了过来。

    胖子走到乞丐面前,不顾地上的湿漉漉的污垢,向着乞丐跪了下来,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再将一份美味的糕点,双手举着,送到了乞丐的手中。

    乞丐拿过糕点,大吃起来。

    胖子掏出几页文件,双手举过头,爬向乞丐。乞丐怒了,一只肮脏的黑手,抹了鼻涕,狠狠地甩在文件上,让胖子快滚。胖子看了看文件上的鼻涕,欢天喜地的模样,磕头之后走了。

    司马无忧心中诧异,让小蝶去打听一下缘由。

    一会儿工夫,小蝶返了回来,将打听到的话,告诉了二人。

    这名乞丐被交易所的人,称之为狂财神。如果他高兴,随手一点,旁人依其所示买入,便能大发横财。如果他不高兴,别人强迫他指点,也会让人大蚀其财。

    但问题的关键是,如他这般疯疯癫癫的样子,很难看出心中是否高兴,所以大家都对他敬而远之。刚才的中年胖子,期货上已经输了很多,想孤注一掷,所以才去求这名乞丐。

    “不过,我觉得还是小卫老伯伯强一些,一句忽悠的话,就让一位圣尊实力的财神,沦落为要饭的乞丐。”小蝶笑着说道。

    “天地良心,我只是讲一讲无上甚深、微妙之理,从来没有叫他去做乞丐。”卫无忌说道。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清醒过来。”司马无忧心有戚戚,惋惜地说道。

    “如果他一定要证个什么道,估计永远难以醒来。”

    卫无忌也是叹息,“都是自己的业力,因果的缘法,相信冥冥中会有造化,有造化就有变数,现在只能这样了……”

    三人一齐向前而去,走过长街的拐弯,看见前面围了一大群人。

    两名男子一身道士打扮,正在叫卖一种神奇的草药。卫无忌听见熟悉的叫卖声,心中一怔,急忙叫小蝶推他过去看看。

    如他所料,一名男子是史文,另一名男子则是卫一剑。

    史文一身假道士的长袍,正在高声叫卖草药:

    昆仑上一棵草,雨打风吹都不倒,

    ……

    有酒泡酒,无酒泡尿;

    没有尿干嚼,干嚼也有效!!

    ……

    “你朋友啊?这天赋实在是佩服、佩服……”小蝶忍不住掩嘴而笑。

    “好在假草药吃不死人,就是味道苦了一点……”

    卫无忌暗暗摇头,卫一剑一本正经的修炼人,竟在轮回中迷失了自己,与史文一起贩卖假药?

    就在这时,一辆破烂的三轮车,飞快地急驰而来,吱地一声,停在旁边。甘无涯从探出头来,“快走啊,城管来了!!”

    史文、卫一剑两人,急忙席卷地上的草药,装上三轮车。

    一群城管从远处冲杀而来,领头的一名女城管,卫无忌望之愕然,竟然是史文的妹妹史紫衣!?

    卫无忌愕然之下,看着一大帮人追逐着,唿啸而去。

    长街围观的人都纷纷议论着,各自散去离开了。

    你来到世上所遇上的人,都是你该遇见的人,那怕是对头,也亦是如此。

    卫无忌三人也一边说着话,一边离开而去。回到卫无忌的家中,二女坐了一会儿,也离开回去了。

    卫无忌回到地球之后,也找过自己的家人,但都没有下落。

    原来的家,变成了别人的家,而他的一家人,仿佛从未出现在这个世界似的。

    如果来到这个世界的人,都有不凡的过去,那自己的家人又到哪儿去了?卫无忌唯一的考虑,就是自己的家人,回到了前世的世界。

    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在以前的某一生、某个界域,都是绝世的强者。

    他们战胜无数的强敌,纵横无数的界域,但却没有了普通人的生活。因为缺失,所以向往。再加上自己的因果,所以轮回转世来到了地球,过一些普通劳累的生活吧?

    卫无忌也不太清楚,想来应该如此。前世的因,今世的果,全是自己因果的招感,和业力的纠缠而来。

    “不知道其它的人,会不会来到地球?”

    卫无忌想到了很多故人,史文、甘无涯、卫无锋、龙天、张燕儿、玄冥鹏鸟……,还有天音圣尊、简翁……等人。

    还有神意执念之身的商缺,道果成熟以后,会不会来到地球?

    另外……还有仇敌,如果宇宙的真理,真的是轮回,那么就意味着他的仇敌也在轮回之中。轮回的业力,如风吹拂,说不定在某个轮回中,对方会想起曾经的恩怨,然后找他复仇。

    宇宙到底是有一个起点,由某个最高的存在创世,还是永恒的轮回?抑或是,最初由某个最高存在开始,然后不再插手,任由宇宙从此轮回?

    卫无忌感觉还是迷惑,原以为自己清楚,细思之下,还是不太明白。他摇了摇头,传出一道意念,沟通葫芦仙境。

    走进葫芦仙境,卫无忌仿佛时间倒流一般,褪尽沧桑,依旧是原来的容貌,旧日的风采。

    鹤老人的元丹、松风道君的元丹,都放在这儿,卫无忌暂时没有找到妖族的重生之术。药田中的碧玉葫芦,才刚刚开始发芽,需要近三千年的光阴,才能长出新的碧玉葫芦。也许到了那时候,才有办法将妖族重生。

    看了一阵之后,卫无忌又退了出来。

    哐啷、啪!!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声,从远处传来。

    一名年轻人坐在天台喝醉了,大声指天叫骂,将酒瓶扔了下来。

    年轻人说的,都是一些埋怨的话,工作太多,人累钱少。还有小人在背后诬陷坏话,明天一定辞职等等。但辞职之前,一定要将该死的上司,狠狠地挖苦一顿。

    卫无忌摇头笑了笑,年轻人上溯第八世,曾经开辟虚空,成就了一个世界,是界域的创世神。没想到在轮回中,迷失了记忆之后,竟变得如此消沉,全无一点强者的样子。

    就在这时,酒醉的年轻人一脚踏空,竟然掉下楼来。

    卫无忌感觉到了一阵空间之力的波动,年轻人在下落的过程中,就此消失在虚空之中。

    “又一个穿越了,上个月有一个,这个月又有一个,都回到自己的世界去了。如果一直修炼下去,终究还是会回来。就当一段飘渺之旅,休假放松好了。”

    卫无忌莞尔一笑,摇了摇头。

    从地球穿越过去的人,之所以混得不错,那是因为他本来就属于那个世界。他所遇上的所有的好处,原本就是属于他的。而最后为了证道,他还是会一步步地追寻下来,还是会重新返回地球。

    因为迷失了以前记忆,心中无明,所以感觉痛苦。如果心中明白,再艰辛的事情,也不会觉得痛苦。

    想到这儿,卫无忌移动轮椅来到桌前,打开电脑,登上一个网游的论坛,写下了一段话:

    写给每一个混得不太如意的朋友,虽然你现在不如意,但这都不算什么。

    大家都拿出强者的气势,一起向前!前方的路,就是证道之路。虽然现在活得艰辛,但你要知道,在前生的某世,你就是天上地下的独尊,破碎虚空的强者,某个世界的创世之神!

    (未完待续。。)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