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武侠仙侠 > 长生不死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下大扩(大结局!)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下大扩(大结局!)

观棋 直达底部
    大千世界,北洲!

    凌霄天庭再度回到了北洲,坐北望南,俯瞰天下!

    长生殿〖广〗场之上,大崝群臣林立,众皇后带着一股好奇,众太子带着一股期待的看向钟山。

    除了大崝群臣,还有天外天的禹皇、墨子、庄子等一众英雄。

    柏皇也恢复了元气,带着柏氏家族大量子弟来到凌霄天庭!

    剑傲、玄元,甚至连肥哥、竹竿都接到了凌霄天庭,观礼这即将的盛况。

    所有人都期待的看着,钟山站在长生殿〖广〗场的最前面,看向整个天下。

    “天下苍生注意!”钟山郑重的开口道。

    声音传透天地。

    一时间,整个大千世界,无限生灵尽皆停下手头一切。

    一个城池之中。

    “要开始了吗?”

    “闭嘴,不要说话,听天帝说!”

    “注意好自身安全!”

    大千世界一时间只剩下风声和liú水声,静悄悄一片。

    钟山看看天下,知道是时候了,翻手一招。

    神界、深渊陡然出现。不过,此刻并不是很大,如一个球体浮在钟山面前。

    看着神界内的天罚之眼,钟山深xī口气道:“今曰起,你为新的天数,拨天地之乱象,壮大大千世界!”

    “是!”神界中传来天罚之眼的恭声。

    “天罚之眼,我将神界、深渊,融于大千世界,扩张大千世界疆土,你负责守护大千世界,不让其崩溃消散!”钟山再度道。

    “是!”天罚之眼再度应道。

    钟山探手一挥。

    “轰!”

    神界轰然扩散而开。与大千世界相融而去。

    “轰隆隆!”

    从凌霄天庭开始,虚空一阵阵叠dàng,好似一股气bō,一轮一轮的向着大千世界四面八方扩散。

    天空无数祥云乍现,无数瑞气冲天,满天都是神兽、仙禽的幻影。

    大地在轰鸣声中不断被拉长口jiāng河变阔、变多、变长!

    大千世界在融合神界、深渊之际,越来越大。

    大地容貌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生机越发旺威。

    “轰隆隆!”

    大海扩大之际,在大海之中,缓缓浮起一个又一个海岛,海岛在不断变大,越来越大,直至最后,达至一个疆域大小。

    星空,星辰在不断增多,星空也在不断的扩大。

    无极之中,大千世界这个球体,正在快速的扩大、扩张之中。

    大界崛起,这就是大界崛起。

    一个超拖者,不仅仅代表了一方巨大的实力,更代表着他所在的世界,能够因为他变的越来越强大。

    凌霄天庭之处。

    天空,云卷云舒,不断变换,看的凌霄天庭上的人,无不感叹连连。

    “世界的扩张!”禹皇jī动道。

    “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圣洁大帝感叹道。

    “是啊,扩大,扩大了!”噬皇点头感叹道。

    “嗡!”

    凌霄天庭南方,天罚之眼陡然乍现,显然,已经与大千世界相融了。

    “接下来,你继续完善!”钟山叫道。

    “是!”天罚之眼恭敬道。

    “轰隆隆!”

    天地还在扩张,钟山已经不再去管了。

    “父qīn?大千世界扩大了?”钟十九难掩jī动道。

    “已经扩大了百倍,不过还没结束,接下来,会变的缓慢很多,等彻底完善,大概有两百倍左右!”钟山笑道。

    “胤!”

    长生殿〖广〗场,群雄jī动的狂吼起来。

    大界,这才是大界!

    两百倍?

    原来阳间九洲,那等结束,不是要达到一千八百洲?这仅是阳间,yīn间也将达到一千两百洲之多。

    疆域扩大,意味着强者增强的空间增大,大千世界诞生强者将会更多,越来越多。

    “大千无敌!”

    “大千永生!”

    “大千万万岁!”

    长生殿〖广〗场,尽皆欢呼之声。

    看着这一幕,钟山也lù出了一丝微笑。

    转头,钟山透过大千世界,目视无极之中。

    钟山眼中没有安逸,更多的是战意。

    “天罡?”

    “莲神?”

    “还有,赢!”

    数年之后。凌霄天庭,后宫。

    悲青丝wēn柔的抚着自己的肚子,肚子比以前大出了一倍。

    é’Ÿå±±ä¼´åœ¨èº«è¾¹ã€‚

    â€œå¤«å›ï¼Œä½ çŒœï¼Œæ˜¯ç”·å­©ï¼Œè¿˜æ˜¯å¥³å­©ï¼Ÿâ€æ‚²é’丝wēn柔道。

    â€œæˆ‘看看!”钟山马上道。

    â€œä¸å‡†çœ‹ï¼â€æ‚²é’丝马上一捂肚子。

    é’Ÿå±±å¾®å¾®ä¸€ç¬‘。

    æ‚²é’丝神sè一软,马上道:“不要看好吗?我们几个姐妹打赌的,谁也不准看,等养出来的时候,再看结果。”

    â€œéš¾æ€ªçš„,难怪葵儿、宝儿她们都不准看的。”钟山顿时笑地。

    æ‚²é’丝脸sè一红。

    ç´«éœ„宫,地球之上,中囯,某市!

    ä¸€æˆ·å®¶åº­ä¹‹ä¸­ã€‚

    ä¸€ä¸ªå°‘年拿着电话,指头颤颤的按下了一串号码。

    â€œå‡†è€ƒè¯å·ï¼å…ˆè¾“入准考证号!”少年输着号码。

    ä¸€è¿žä¸²å·ç è¾“完后,沉默了一会,少年脸sè一阵惨白。

    â€œèŠœäº†ï¼Œå®Œå¼¹äº†ï¼â€å°‘年手中电话放下,一脸悲愤。

    çœ‹ç€ä¸è¿œå¤„如小山一样的练xí试卷,少年悲从心来。

    â€œç ´è¯­æ–‡ï¼ç ´è‹±è¯­ï¼ç ´æ•°å­¦ï¼åšäº†è¿™ä¹ˆå¤šä½œä¸šï¼Œç»“果就考了这么点,现在连学都没得上了。怎么办啊!”少年头脑一阵轰鸣。

    â€œå’šå’šå’šï¼â€

    è¿™æ—¶ï¼Œå¤§é—¨è¢«ä¸€é˜µæ•²å“ã€‚

    â€œè°å•Šï¼â€å°‘年一阵不shuǎng的走到门口。

    å¤§é—¨ä¸€è®¡ã€‚

    å¤§é—¨å£ç«™ç€ä¸€ä¸ªé“袍男子手抓拂尘,一脸和硕的笑容。

    å°‘年第一个念头‘拍戏的?”第二念头‘神经病?”

    â€œä¿®åŠŸåï¼Œæ­¤è·¯ä¸é€šï¼Ÿé˜ä¸‹å¯æ¥æˆ‘大崝天庭,你可以改修风水,修积yÄ«n德、修运!当然,以阁下根骨、福缘,我也可以带你入大千世界南方,那里我大崝天庭不再扩张,你也可以在那里修命!”道袍男子笑道。

    â€œä½ è°å•Šï¼Ÿâ€å°‘年顿时不shuǎng道。

    â€œåœ¨ä¸‹ï¼Œå¤§å´å¤©åº­ï¼Œç¬¬åä¸€jun团长,申公豹!”道袍男子说道。

    æŸå¸‚,一小区cǎo坪之上。

    ä¸€å°‘女手抓两根苟绳,一绳上拴着一条小哈士奇,一绳上套着一条大泰迪犬。

    â€œèŠ­æ¯”,不要欺负小皮,它张大了会踩sǐ你的!”少女对着贵宾犬叫道。

    â€œæ±ªï¼æ±ªï¼æ±ªï¼â€æ³°è¿ªçŠ¬å¯¹ç€å“ˆå£«å¥‡ä¸åœå«å”¤ã€‚

    å°‘女不断为二苟拉架。

    å¥½ä¸å®¹æ˜“拉开二苟头一抬,陡然,在少女面前出现一个古装男子。古装男子对着少女一阵微笑。

    â€œä½ ï¼Œä½ å¹²ä»€ä¹ˆï¼Ÿâ€å°‘女微惊道。

    â€œä½ æ˜¯å«â€˜é’Ÿæ¢¦æ›¦ï¼Œå—?”古装男子问道。

    â€œä½ æ˜¯è°ï¼Ÿä½ æ€Žä¹ˆçŸ¥é“我名字?”少女惊讶道。

    â€œæˆ‘叫钟十九,家父钟山!”古装男子笑道。

    â€œé’Ÿå±±ï¼Ÿæˆ‘二大yé?他还活着?他不是失踪了吗?你骗我的吧?”少女极为戒备道。

    â€œä¸ï¼Œå®¶çˆ¶å‘½æˆ‘过来,接你全家入大千世界!”钟十九笑道。

    ä¸€åº§å¤§åŽ¦é—¨å£ã€‚

    ä¸€ä¸ªç”·å­èƒŒç€å°åŒ…一脸不shuǎng的从大厦里走了出来。

    â€œåˆæ‰£æˆ‘工资,红烧铁公基,要不是最近没钱早就把你抄了!”男子一脸不shuǎng的从大厦走出来。

    è¿™æ—¶ï¼Œå¿½ç„¶ä¸€ä¸ªç™½è¢èº«å½±æŒ¡ä½äº†ç”·å­ã€‚

    ç”·å­ä¸€èº«ç™½è¢ï¼Œæ‰‹æ‹¿ç¾½æ‰‡ä¸€å‰¯è¿ç­¹å¸·å¹„之势。

    â€œä½ è°å•Šï¼ŒæŒ¡æˆ‘路干嘛?穿个古装,拿个羽扇,就以为自己是诸葛亮啊!”男子心情不好道。

    â€œåœ¨ä¸‹ï¼Œå¤§å´å¤©åº­ï¼Œæ°´é•œï¼Œæˆ‘观阁下福缘深hòu愿度化阁下前往大千世界,增强自身以战天外天!”白衣水镜笑道。

    ç”·å­ï¼šâ€œâ€¦â€¦â€¦â€¦â€ï¼â€

    ä¸€ä¸ªå° i部门口。

    ä¸€ä¸ªå››å²å·¦å³å°èƒ–子,光着身子一手拿着一根冰棒,不断的tiǎn着。一手抓着个小铃铛,摇着玩着。

    å¿½ç„¶ä¸€ä¸ªé»‘影出现在面前。

    å°èƒ–子保持tiǎn冰gùn的姿势,一脸茫然的看向面前忽然多出的黑衣人。

    é»‘衣人看看小胖子手中玩的小铃铛,自己也取出一个铃铛。

    â€œæ­¤â€˜é•‡hún铃,赠你,记住,从今曰起,我就是你师尊,外人称我‘shī先生”

    æŸæ¡æ²³è¾¹ã€‚

    â€œä½ ä¸è¦æ‹¦æˆ‘,让我sǐ,huāhuā她不要我了,呜呜呜,我对她那么好!”

    â€œsǐ,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在下南宫胜,我观阁福缘深hòu,且体质与我之一脉极为契合,不知可愿拜我为师?”南宫胜拦下男子笑道。

    â€œå•Šï¼Ÿä½ è¯´ä»€ä¹ˆï¼Ÿâ€ç”·å­ä¸€æŠ¹çœ¼æ³ªèŒ«ç„¶é“。

    æŸç½‘吧门。!

    ä¸€ç¾¤å°‘年推攘着走出来。

    â€œå°æ˜Žï¼ŒSStǐng厉害的,有本事明天再挑!”其中一个少年说道。

    â€œéšæ—¶å¥‰é™ªï¼Œå†æ¥ï¼Œå†bào你头!”又一个少年笑道。

    å¿½ç„¶ï¼Œé¢å‰æŒ¡å‡ºäº†ä¸€ä¸ªèº«èƒŒå·¨å¼“的男子。

    â€œä½ æ‹¦æˆ‘路干什么?”小明顿时叫道。

    â€œæˆ‘看过你的射击了,以你的眼力,勉强可以做我落星尘的弟子,还不拜师?”背弓男子沉声道。

    â€œå•Šï¼Ÿâ€ä¸€ä¼—少年一阵茫然。

    æŸå—田中。

    â€œæˆ‘叫赵所向,我见你福缘深hòu,抓锄之姿与我qiāng道极为有契合,你可愿拜我为师?”!。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