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五代逆天 >

第204章 芙蓉花[

第204章 芙蓉花[

未知 直达底部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帘间明月独窥人,攲枕钗横云鬓乱。三更庭院悄无声,时见疏星度河汉。屈指西风几时来?只恐流年暗中换。”赵季札摇头晃脑的读着孟昶的新作《玉楼春》。这阙词写的不是别人,就是孟昶的爱妃花蕊夫人。

    “陛下,用词绝妙,可谓当今第一词人!”赵季札拍马屁道。他看了一眼孟昶身边花容月貌的花蕊夫人,又连忙称赞道:“当然了,若无娘娘天姿国色,陛下纵使中文墨滔滔,一时之间也难以起手了。”

    “哈哈哈,你个赵季札,今天不见这马屁功夫却是见长了啊!”孟昶哈哈大笑,不过他看似点出了赵季札溜须拍马,可看他神情,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介意,相反对这几句拍马的话,十分的受用!

    “陛下,赵大人突然登门而来,想必是有些急事吧。”花蕊夫人在孟昶的身边,轻声说道。这女人在历史上向来被视为孟昶的“红颜祸水”,可是,比较而言,花蕊夫人要比那两个奢侈无度的大小周后要强的多了。至少,她偶尔还会规劝孟昶两句。只不过,孟昶自视甚高,除了“相父”赵季良的话,谁说都没有用。那他的“相父”,也早就过世了。

    孟昶扭头一笑,道:“他又能有什么事情啊。无非就是那个大臣又和伪周有私通罢了。”

    赵季札自从楚国回转之后,就向孟昶报告了成都的一些怪异事件,然后在孟昶的授权下,开始在成都官场上轰轰烈烈的开展了一场识别忠心的大运动。很多高管都以一个“可疑”的名目,当啷入狱,搞得蜀国官场人人自危。而孟昶却自得其乐,他非常乐意看到赵季札帮他整倒那些个偶尔回来自己身边聒噪几句的老臣。

    “陛下,是楚国皇帝派遣使者来到成都了。”赵季札连忙禀奏道。

    “哦,马云又派人来了礼部的人好好招待,他们有什么说法。呵呵,其实不问他们也知道,他马云的人来咱们大蜀,无非就是两件事:北伐和申盟嘛!”孟昶大咧咧的说道。不过,这小子确实也聪明,居然一下子就看出了楚国的用意。只不过,他看出了楚国的用意,却也不能够做些什么相对的措施。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他也知道楚国企图不小,可是,他自己却从来不加提防,感觉他们蜀国和整个中原、江南完全脱离开,他蜀国是一个世外桃源一样。

    “恩,陛下,此次楚国使者来的十分紧急,他们已经去礼部,然后因为臣曾经出使过楚国,他们径直又找到臣。希望能够尽快的见到陛下!”赵季札低头回话道。

    “哦?”孟昶来了点兴趣:“他们这么着急是做什么啊?莫非又有什么大事了吗?呵呵,好像这个世界,只有他马云知道天下大事一样。吧。”孟昶挺不爽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嫉妒的心理,他怎么看马云都不爽,只有楚军在汴京大败之后,他才开心了一阵子。毕竟,从孟昶的考虑看来,当今天下五个大皇帝,就他孟昶做皇帝的时间最长,经验最丰富,你们这些小弟们怎么说也应该尊重尊重自己这个老大哥吧。可惜,基本上没有人把他当做一盘菜!这能不让孟昶心里来气嘛!

    “陛下,楚国皇帝马云听说陛下正在成都城大规模的种植芙蓉花,他特意将江南特有的芙蓉,送来了了十多棵!”赵季札说道,作为孟昶身边的人,他对孟昶的想法很了解,现在明显皇帝陛下有点吃味儿,他才不会明说楚国要大蜀出兵,同时要借道的事情呢!

    孟昶眼睛一亮,道:“抬上来。爱妃,要说起芙蓉花来说,咱们蜀中自然是一绝,可是荆南号称芙蓉之乡啊。唐末的谭用之曾经在诗中如此写道:江上阴云锁梦魂,江边深夜舞刘琨。秋风万里芙蓉国,暮雨千家薜荔村。乡思不堪悲橘柚,旅游谁肯重王孙。渔人相见不相问,长笛一声归岛门。这‘秋风万里芙蓉国’,描述的就是荆南的芙蓉花啊!”

    “哦,真的吗?”花蕊夫人嘤口微张,一脸好奇之色。

    “娘娘,陛下所言甚是啊。此次,楚国所送的芙蓉花都是精品啊,其中醉芙蓉和鸳鸯芙蓉在江南非常的出名!”赵季札说道。

    “哦?什么叫做醉芙蓉,还有着鸳鸯芙蓉啊!”花蕊夫人问道。

    赵季札却不说话,笑呵呵的看着孟昶。孟昶拦着花蕊夫人的柳腰,道:“这醉芙蓉嘛,顾名思义,主要就在于一个醉。对吧?赵爱卿!”

    “陛下,见识超群、学富五车,果然一语中的!”赵季札嘴里面奉承着,可心里面却暗暗打着鼓。天地良心啊,他是真的不知道孟昶如此爱这个芙蓉花,居然都没有听说过这醉芙蓉,看来,自己这位老大喜欢芙蓉连玩票都算不上,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他连忙解释道:“这花为什么就做醉芙蓉呢?其点睛之笔就在于这个醉字。此花,清晨和上午初开时花冠洁白,并逐渐转变为粉红色,午后至傍晚凋谢时,却又变为深红色。因花朵一日三变其色,故名醉芙蓉、三醉花,又名“三醉芙蓉”,是稀有的名贵品种。”

    “真的如此多变吗?可惜,现在不是月天,不能看到这丽的芙蓉花了!”花蕊夫人在一旁说道:“那这个鸳鸯芙蓉,又是如何得名的呢?”

    “娘娘,这鸳鸯芙蓉,花中色泽红白相间,相伴而生,远远望去,犹如一对鸳鸯,故称为鸳鸯芙蓉。”

    “这马云倒也是个妙人,居然知道朕在成都的事情!”孟昶笑呵呵的说道:“这一次远道送来芙蓉花,也是一片心意。赵爱卿,你找些蜀中的精妙之物,回赠他吧。莫显得咱们大蜀小气了。”

    孟昶刚开头的那一句,让赵季札心里吃了一惊,他差点以为孟昶在蜀国内部安排有细呢?现在他赵季札是春风得意了,短短的一个月之间,被他以“通敌”之名,罢官的大官员们可不在少数哦,虽然赵季札杀气腾腾,可是孟昶却以“仁主”自居,除了少数几个罪名彰显、案情确凿勿疑的,其他的人只是罢官了事。这让赵季札整日整夜的睡不着觉,政治斗争向来都是你死我活的,现在把别人是斗垮了,但却是没有倒,只要孟昶一纸诏书,这些人都可以重回朝堂之上,没有办法,赵季札只能向楚国靠拢。这一下子,就走上了不归路,他现在不是什么蜀国的副宰相,而是大楚在蜀国的头号内。所以,他吓了一跳,可偷眼孟昶,孟昶神色之中却没有半点旁敲侧击之意,他心里安稳了一些恐怕是孟昶无心之语吧。

    “两国交好,楚国在咱们大蜀也派的有办事的官员,咱们兴修芙蓉城,这么一件规模浩大,影响子孙万代的事情,楚国知道也实属正常啊!”赵季札言语中替楚国辩驳了一句,他不能不辩驳,免得孟昶起了疑心:“陛下楚国使者前来,还有一件事情。”

    “哦,还有事情?哈哈哈,是北伐吧。赵爱卿,你觉得咱们现在可以北伐吗?”孟昶笑呵呵的问道,看来他心情已经变化了,至少不像刚才言语之中还有点讽刺的意味。

    “陛下,这几天,北国发生了一件大事!”赵季札说道。

    “什么事情啊?难道契丹人和伪周干起来了吗?”孟昶满不在意的说道。他确实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可惜啊,这聪明都用在别的地方!把自己的国政却搞得是一塌糊涂!

    “陛下声明。再十天前,周军突然大举北上,先后攻克了清州、莫州、瀛洲等地,现在大军直指。契丹和伪周的一场大战已经是在所难免了!”赵季札说道。

    “哦?郭荣胆子还挺大的。咱们四大国联合,还没有对他出手呢,他就抢先出手了!依你看契丹和伪周,谁的胜算更大一些啊!”孟昶说道。

    “陛下,臣以为现在还看不出来。从实力上讲,契丹人肯定比伪周要强大一些,可是伪周既然敢如何出兵,想必也是有一定的把握的。不过,对中原局势的影响,还是要看楚国的行动!如果楚国全力出击,伪周腹背受敌,就算伪周击败了契丹人,也得不偿失了!”赵季札说道。

    “哦。是啊,这事儿,弄不好让马云给捡了便宜了!”孟昶喃喃的说道:“不过关中的很强悍,咱们要是贸然出击,能不能打的赢啊?”看来凤翔的一场大败,实实在在已经把孟昶的胆气给吓没了,虽然他面子上面很高傲,可内心真的不愿意面对周军。

    “臣以为若用高彦涛,恐怕很奏功啊!”赵季札说道。这高彦涛官拜雄武节度使,管的就是陇西四州,这人看不起赵季札,在赵季札代表孟昶巡检北方防务的时候,以一般的礼节对待,让想狂捞一笔的赵季札大失所望,让赵季札那个敏感的心,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于是,赵季札心里面就恨上了高彦涛。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