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暖妃倾城 >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一笑红尘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一笑红尘

安北陌 直达底部
    “你呀,”龙玄墨宠溺的点了点娟秀的额头,“五弟现在都是皇帝了,可是见娘子仍旧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模样。现在六弟也是如此,那两个人皮的像个野猴子一样,难管教的很,就连为夫也时常觉得头疼不已,没想到娘子却把他们制得是服服帖帖的。”娘子威武啊!

    “那是,我与夫君你不同,你看似严厉,但是内里却是和蔼的,不忍心对他们真的动手。当然,我也没有对他们动手,只不过专挑他们薄弱的地方下手,不不不,确切的说,专挑他们在乎的地方出击。说又说不过我,想揍我他们也没那个胆子,所以只能吃个哑巴亏,任我宰割!”

    对于自己的土匪行为,顾倾暖说的那叫一个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那理所当然的模样惹得龙玄墨是一阵失笑。这哪里是一朝王妃啊,明明就是个小霸王,可是他就是觉得可爱的紧。

    “娘子都那么大张旗鼓的整蛊他们了,他们哪敢造次,以下犯上呐。”不是怕他的拳头就是怕暖儿那别出心裁的报复吧。现在整个京都谁人不知,宁愿惹皇帝,也不要招惹睿王妃。

    鼻青脸肿都是小事,倾家荡产也不是接受不了,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倾家荡产之后还要饱受精神上的折磨,那才是要了命的存在。意志再坚定的忍耐也会被这种双重折磨给弄得崩溃不已,溃不成军。

    “哎,这可不能怪我,我说过做人要低调的,可是他们非要给我掌声和尖叫。还有,我可从来都不骂人,那是因为我动手能力比较强。虽然我也想做一个优雅的淑女,但是是那个欠揍的家伙硬是把老娘给逼成了泼妇,所以说这个怨不得我,都是他们自作孽不可活!”

    连老娘都出来了,暖儿这言语是越来越随性洒脱了。但是,回想最初,他不就是觉得暖儿说话很有趣才对她另眼相待么。想到她无视他的威胁,强硬的为他拔箭包扎,还理所应当的向他收取高昂的诊费。这一幕幕,犹如昨天发生的一般,依旧鲜明的存活在他的脑海之中。

    “嗯,娘子大人在上,你说的什么都是对的。”他无条件的认同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黑的白的都无所谓,因为他笃定他的小娇妻也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夫君,”顾倾暖依偎在龙玄墨的怀里,明眸善睐,巧笑嫣兮。“放弃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之位,你当真舍得?”

    不是多虑。毕竟对男人来说,权利的诱惑不可阻挡。再者,她家夫君并不是没有掌控天下的能力,只不过是她无心整治,只想胸无大志的放浪于山水之间,墨纯粹是为了不想让她郁郁寡欢,这才遂了她的意,陪她一起坐看这人间的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她很怕,怕他日后会后悔。在上一世,她见识了太多感情由浓转淡后的相爱相杀。时间是个很奇妙的东西,然而感情与之相比,更是奇幻无比。两个神奇的东西在相互作用下,就变得愈加的不稳定。

    顾倾暖心里很清楚,爱情不可能一直这么浓烈的如同香醇的美酒,岁月拉开的距离越长,她的弹性就越小。她怕他并不是心甘情愿的离开那风卷云涌的中心,只是被迫的,无奈的。毕竟,现在的他确实是爱美人不爱江山。

    然而,美人总有迟暮的一天,等她年老色衰的时候,他是否还会秉承着一颗赤真忠诚的心,为了她这一朵野花,放弃整座花园呢。毕竟,百花争艳时的姹紫嫣红才是最迷惑人眼的罂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越发的多愁善感,每日除了百无聊赖就是胡思乱想,想东又想西的。每次想到龙玄墨有离开她的可能性,她都忍不住的烦躁,那颗躁动的心有些狂乱,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孕妇狂躁症?天啊撸,她整天生活在蜜罐子里面,怎么还会得这种要命的病啊。难道说她长了一颗玻璃心,并没有外表看起来这么强大?

    龙玄墨自然是不知道不过几息的时间,顾倾暖的心里已经有了几圈的弯弯绕绕。但是对于顾倾暖的改变,他第一时间就有了察觉,不过却没有想到会发展的这么严重。

    他敏感的察觉到了她的彷徨不安,只是不知道缘由在哪里。曾经也询问过她,只是她拒绝合作,闭口不谈,他虽然心急如焚,却也无可奈何。

    因为,他从来不会逼迫她做她任何不愿意做的事情,这是一种尊重。

    今日听她所言,他这才知道,原来这症结竟然在他的身上!暖儿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呢,是他做的还不够好么,还给不了她安全感么?

    “像所有人认为的那样,你就是我整个世界。娘子你可知道,我生命中最幸运的两件事:一件是直到生命的尽头才将我对你的爱消耗殆尽;一件是很久很久之前的某一天,我有幸遇到了你。”龙玄墨抚摸着顾倾暖柔软的青丝,情意缱绻,“也有人问过为夫,为什么会那么爱你。”

    “为什么呢?”其实她也想知道。论颜,她虽然貌美如花,但却不是唯一。各种风情的花朵遍地都是她并不独特;论才华,比她厉害的人大有人在,她并不是站在峰顶的霸主;论胆略呃,敢于打破世俗的奇女子大有人在,她也不是最突出的那一个。

    她想不通,如此平庸碌碌无为的她,什么地方值得他从此驻足,止步不前。

    “原因很简单,”龙玄墨轻笑,刹那间惊艳了时光,镌刻成了永恒。“因为是你,因为是我!其实在认识你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也能够这样心甘情愿的付出。我知道我不完美,但我的爱最纯粹,我可以为你奉献我的全部,我的心,包括我的生命,若你需要,只需一声,尽管拿去,我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多说一句。”

    “夫君...”顾倾暖有些征愣,她抬眸,静静的看着男人认真的俊颜,雾气氤氲。

    “为夫知道你的担忧,可是娘子,你要知道为夫不需要你有多么完美,为夫要的是你能让为夫感觉到我就是你的全部。并非只有女人的心会彷徨,男人亦然。”

    龙玄墨轻叹了一声,爱怜的为她拭掉脸颊上的晶莹,他双手轻捧着她的俏脸,目光专注,好像他的世界里面只有她一人的存在。

    “娘子,你知道为夫并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对于为夫来说,爱,要么不开始,要么一辈子。”

    “一辈子?”

    “对,一辈子!”

    顾倾暖娇俏的双颊浮起两朵红云,嘴角绽放一个动人的微笑,泪眼朦胧,但却在不住的点着头。

    “所以娘子,纵然你认为为夫有无数个理由可以选择离开你,但是你也要知道,为夫会努力的寻找出一个理由为你心甘情愿的留下。所以,如果你愿意,为夫这一生都愿意陪在你的身边,与你不离不弃;如果你不愿意,那也没关系,为夫就一厢情愿的守着你,如此,娘子你可愿意给为夫一个机会,让为夫践行自己的承诺?”

    “我愿意!”顾倾暖喜极而泣,虽然泪如雨下,但心里却乐开了花。

    岁月流转,流年偷换,原来最爱的那个人一直都在身边默默的爱着自己。你爱的人正巧也深深的爱着你,原来这才是世间最幸福的事情。

    “所以娘子啊,咱们现在当务之急要做的,就是拉着彼此的手一直都到最后,就算老的走不动了,也不能够分开。至于其他的,尽数交给命运。为夫只想珍惜咱们这来之不易的相守时光。”

    事实与暖儿想的正好相反,不是他为了放弃了所有,而是她赐予了他生命中的阳光,给在黑暗的命运中苦苦挣扎的他一点点的温暖和慰藉,让他知道,其实他也是被人爱着的。

    没遇到她之前,他只是想单纯的活着;遇到她之后,他只想为她而活。曾经他觉得他是被上天抛弃的可怜虫,母后的离去让他一夜之间从云端摔到了泥土之中,就连最信任的嬷嬷也在他的背后下了毒手。不管她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最终她还是放弃了他。

    短短的时间内,就让他尝够了人情的冷暖,世态的炎凉。所以,他才会格外的珍惜那来之不易的关怀,所以他才渴望拥有一个完整的家。

    和蔼可亲的长辈,善解人意的妻子,调皮可爱的孩子,休戚与共的兄弟。拜她的福,现在他全部都拥有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到现在他拥有的梦寐以求的一切,他真的幸福的快要哭了。

    “好。”顾倾暖笑着点了点头,脸上的泪滴被男人温柔的拭去,这种被珍惜的感觉让她顿时恢复了生气,同时也让她羞赧的低下了头。

    “夫君,其实我很自私,”顾倾暖声如蚊呐,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想让你变成我一个人的,任何人,都不能觊觎你。每每想到别的女人虎视眈眈的盯着你,我都忍不住的火大,恨不得扭断她们的头颅。”

    天啊,想起过去那么暴力的自己,她都忍不住的一阵后怕。若是让墨知道自己的枕边人竟然是一个杀人狂魔,会不会惊得半夜从床上掉落下去。

    原来从很早之前,他的小娘子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他了啊。龙玄墨高兴地合不拢嘴,像是偷吃到糖的孩子一样,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为夫很高兴你有这样的想法,”顾倾暖抬起头诧异的看着他,“因为这样证明了你是在乎为夫的,也证明了为夫不是单相思啊。”顾倾暖又羞涩的低下了头,“不过娘子,你真的不必想那么多。论罪孽深重,你永远都比不上为夫。”

    死在他手里的人都是数以万计的,跟他相比,暖儿这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嘛。

    顾倾暖忍不住失笑出声,经过这次深层次的心事交流,疑惑和焦虑的种子被彻底的清除,乌云散尽,阴霾一扫而空,整个人顿觉神清气爽,阳光明媚。

    生活如此美好,她却如此的暴躁,这样不好不好。还是好好珍惜身边的人吧,毕竟,幸福来得不容易,也是他们经历重重的磨难才换来的。

    龙玄烨站在走廊的转角处,静静的看着紧紧相拥的两人,良久之后,淡淡的一笑,转身离去,回房休息。 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

    罢了罢了,缘分已经注定,这一切都是命!

    转眼之间,几个月的时光从指缝中匆匆的溜走。顾倾暖的肚子已经好好的隆起,从远处看像一座小山,让她本就纤弱的身子看起来更加的瘦弱,好像所有的肉都集中在肚子上了。

    “暖儿你慢点!”每次看到顾倾暖走路的时候颤颤悠悠的模样,雷战都吓的魂不附体。

    “就是啊,夫人,你就让我们扶着你吧。”已经嫁给桃夭的春桃忍不住抱怨道,现在可不是逞强的时候,她担心小主子,更担心冒失的主子。

    顾倾暖用眼神扫了一眼同样挺着肚子的春桃,戏虐道:“只怕扶着你我才更危险吧。”

    “那么我们呢。”娇俏的女声从远处传来,顾倾暖定眼一瞧,顿时喜不自禁的叫道:“春情春雨你们怎么来了!”

    “夫人你还好意思说!”春情埋怨的看了一眼顾倾暖,“生孩子这么重要的事情夫人你竟然也瞒着我们姐妹,若不是春桃给我们去了信,我们还蒙在鼓里面呢。”

    “哎呀,”顾倾暖有些心虚的求饶,“你们现在一个是知府夫人,一个是第一山庄的少夫人,我想着你们一定事务繁忙,所以也就没有通知你们。咳咳,绝对不是故意的。”

    “哼!”回应她的是整齐划一的冷哼,春情春雨摆明了不相信她的鬼话。

    顾倾暖尴尬的笑了笑,龙府其他的人皆是言笑晏晏的看着斗嘴的几女,心情大好。

    现在家族的人数是越来越多了,好在房子够大,足够居住。一家人生活的其乐融融,每天欢声笑语不断,所有的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

    顾倾暖快要临盆的时候,龙玄齐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放顾氏夫妇出宫。事实上,他是不想放人的,有顾太傅在,他身上的担子就没有那么重,而且太傅还会时不时的提醒他两句。可是他的三哥已经对他下了最后的通牒,若是他再不放人的话,他就要亲自来皇宫接人了!

    亲自来?那等待他的绝对是一阵胖揍,于是乎,本来还耀武扬威的他立刻就下了圣旨,批准顾太傅的告老还乡。可是等顾太傅和顾夫人到江南的时候,顾倾暖已经在产房里面竭嘶底里的尖叫了一个多时辰了。

    疼,好疼,疼的她快要死掉了。顾倾暖感觉好像正在受千刀万剐之刑,那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的想要去撞向床栏。

    “夫人,用力用力啊,已经看见孩子的头了。”

    “看见头了么?”顾倾暖闻言咬着牙,拼尽全力,然而孩子好像打定了主意一样,就是调皮的不肯出来。

    “看见了,看见了,夫人再加把力。”

    可是她已经没有力气了啊,天杀的,这个时代为什么没有剖腹产啊!

    屋内是一片鬼哭狼嚎,屋外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龙玄墨焦躁的走来走去,脸上面无血色,他心急如焚,越等待越焦急,也越发的暴躁。

    “我说墨儿你安静会儿行不行,我的头都快被你给转晕了。”雷战没好气的说道,事实上他也很焦急,可是焦急也无济于事,他真的是一点忙都帮不上。

    “已经快两个时辰了,怎么还没动静啊。”若不是所有人都拦着他,他早就冲进产房里面去了。

    “这种事情急不得,安心,没事的。”顾父也劝慰道。他理解龙玄墨的心情,想当初顾倾暖出生的时候,他也像是个无头苍蝇一般,乱撞!

    突然,又一阵凄厉的尖叫声传来,龙玄墨的身子微微一抖,他冲到门口,大声询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情况了!”

    得不到任何回应,龙玄墨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猛地冲进了产房,这次没有人来阻拦他。

    奇妙的是,就在他冲进产房的那一霎那,孩子顺利的出生了。稳婆也顾不得教训他,忙着给孩子清理,然后包上小辈子,本来欢欢喜喜的想要将孩子交给亲生父亲,没想到那男人竟是瞧都不瞧一眼,径直扑向顾倾暖身边了。

    “娘子,怎么样,现在好些了么?”

    顾倾暖感觉现在就像是泡在水里面一样,她很虚弱,生孩子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她想要对龙玄墨笑,可是真的笑不出来,“疼,夫君,我好疼。”

    突然,又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袭来,顾倾暖的小脸顿时变得很扭曲。

    “稳婆稳婆,她怎么还疼啊?”

    “还疼?”稳婆急忙将孩子交给春桃,立马过来查看,她惊呼道:“夫人用力,还有一个,再加把劲儿!”

    “啊!”顾倾暖抓紧了龙玄墨的手,贝齿紧紧的咬着嘴唇,红唇上已经血迹斑斑。龙玄墨心疼极了,就让她咬着自己的手。手上传来尖锐的疼痛,可是他知道,和暖儿现在所承受的相比,真的是九牛一毛。

    “夫人,快了快了,使劲儿使劲儿!”

    顾倾暖决定放手一搏,她咬牙使出自己最后的力气,终于,感觉一阵温热自身体里面滑了出去,疼痛感顿时消失于无形。

    婴儿的啼哭声响彻整个房间,房外的人也终于安心的舒了一口气。

    “恭喜老爷夫人,喜获龙凤胎,这可是吉兆啊。”方外,几位老人听到这喜大普奔的消息,乐的脸上的褶子都带着笑意。

    “娘子,辛苦了。”

    “不辛苦,这一切都是幸福的。”

    接下来的一个月,龙玄墨都形影不离的照顾着顾倾暖,所有事情都亲力亲为,不给春情和春雨一点表现的机会。惹得她们是抗议不断,但是龙玄墨依然故我。

    两个小家伙也越长越漂亮,男孩长得像顾倾暖,女孩长得像龙玄墨,总之都是粉雕玉琢的俏娃娃。他们得到了全家人的宠爱,唯独他们老爹。

    龙玄墨永远都忘不了顾倾暖生孩子的时候那痛的死去活来的模样。因此,对着这两个罪魁祸首十分的严格。于是乎,这两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魔王唯独就怕他们的老爹,每当龙玄墨要教训他们的时候,他们很机智的逃到母亲的怀里求庇佑。

    因为他们老爹是典型的老婆奴,最听他们娘亲的话。于是乎,庭院里面经常上演鸡飞蛋打的一幕。

    岁月安好,幸福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