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恒HK小说 > 女频频道 > 迷雾围城 >

后记

后记

匪我思存 直达底部
    原本没有写这个后记的打算,是一位很好的朋友,作为《迷雾围城》完整版的第一个读者,看完之后殷殷地问:“后来呢?”

    我反问:“什么后来?”

    “易连慎死了没有?易连怡呢?易家的事呢……”

    她问了一大串问题,问得我在电话里直笑:“后来的事情,《来不及说我爱你》里头不全写了么?”

    她觉得不可思议:“《来不及说我爱你》里面哪里有?”

    自然是有的,比如易连慎依附的姜双喜,在十年之后的《来不及说我爱你》里头,仍旧为慕容沣所忌惮,而炮轰符远城,导致生灵涂炭的李重年,终究覆灭于慕容之手。在《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中,慕容家的故事交代得更清晰更完整,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过去,慕容氏父传子,家天下,却原来,亦只是未让人知伤心时。

    山河万里,夜色阑珊,数十载风云变幻,谁不是岁月长河里的一颗尘砂?

    陈升的歌唱得好,写歌的人假正经,听歌的人最无情。

    而写故事的人,只是截一段故梦给人看,是白瓷盏里飘着的茉莉香片,是手倦抛书午梦长,是窗外的月色映着梅花,而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

    喝完这杯酒,你若是问我,后来呢?

    哪里还有后来?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故事写到这时,自然不用再多着一字,看完的人自然会去想,世事茫茫,明日隔山岳。是永江上的水汽雾霭,隔着这些雾气,对岸的人或事,都是海市蜃楼,可望不可即。数年不写这个时代的故事,而起笔的时候,早已经预设好这样一个结局。这是一个不得善终的年代,爱不得,恨不能,英雄天下,美人长恨。

    泪比长生殿下多。

    秦桑还等待着易连恺,她到底会不会知道,镇寒关城楼上那纵身一跃,自己已经永远等不到那个人。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其实我一直想把一个番外放进来,那个番外刊登在《仙度瑞拉》杂志上,名字叫《似被前缘误》,只得寥寥数千字,可是讲尽了尘缘旧事。

    大家如果看到,一定会觉得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这世上所有事,都不过,原来如此。

    这是黄粱一梦,梦醒时分,请你阖上书页,看着窗外的夜色,微笑。

    曾有人爱过,真好。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东恒HK小说ALL Right severed